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IAC 2019:热闹的月球,冷清的聚会

时间:2019年11月12日 信息来源:国际太空 点击: 【字体:

2019年10月19日,我又一次在美国杜勒斯机场落地后,过美国海关时遇到熟悉的问题,“来美国干嘛?”“开会”,“在哪开?”“Convention Center”,“什么会?”“一次航天会议”,“欢迎来美国”“谢谢”;然后盖章,过关,取行李,打开uber叫车。


在乘坐着Uber从杜勒斯机场到华盛顿的路上,会先路过Raytheon、Lockheed Martin、Northrop Grumman的大楼,然后经过Booz Allen Hamilton和Intelsat的总部大楼,穿过著名的Langley,拂过五角大楼,略过白宫,经过Convention Center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已经是我今年第二次来这里了。


2019年美国卫星大会(Satellite 2019)后,又一次航天界的盛会——2019年国际宇航大会(IAC 2019)在美国举行了,与之前的会议不同的是,Satellite会议一直是在美国举行,而IAC是在世界各地轮流举办,只是这次会议来到美国。


但正是因为在美国举行的缘故,不可避免地增添了很多政治色彩的元素,加上会议开幕前10天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确认将在IAC 2019的开幕式上致辞带来的安保升级等一系列的影响,作为第一次来参加IAC会议的我,提前一天下午就来到会场了,因为很多人都是正式开会才到,也可能因为当天下起了雨,所以现场显得有些冷清,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冷清”却成了我这次参会下来重要的感受之一。


为了2024年载人登月,美国拼了


在会议前查询会议论文的摘要时,就能明显感到,这一届的论文,月球火星的话题都不少,从载人航天器,到运载工具,再到生命保障系统,建立地外文明等等都有许多有趣的论文出现。而在这次会议的展厅门口,在最显著的位置上,是Blue Origin的Blue Moon登月装置和BE-7发动机的模型,这个1:1的模型在Satellite 2019会议的最后一天就在这个会场由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全球观众面前揭晓,每个经过这个巨型模型的观众都会驻足拍照,而由于这一标志性“建筑”的存在,许多约好的见面地点描述都从“展厅门口”变成了“Blue Moon旁边”。而这个庞然大物如今又回到它第一次被展示的地方,似乎预示着这次会议的某个主题,也彰显着美国要在2024年“举国登月”的决心。




美国副总统彭斯要在第一天的开幕式发言,这使得早晨9点要开始的会议因为安保升级显得时间很仓促。早晨8点,开幕式举办的会场门口就排起了长队,队伍从三楼一直延伸到了二楼,直到开幕式开始,仍然有许多观众没有进入会场。


由于今年是第70届的IAC会议,因此IAC主办方还是很精心地准备了开幕式,其中有一段回顾IAC过去70届以来在不同举办地的视频,其中就有2013年在北京举行的那次IAC,那也是我除这次会议以外印象最深的一次IAC。随后,一段穿插着世界航天发展里程碑事件和歌唱演出的表演开始了,开场歌曲来自迪士尼阿拉丁神灯的A Whole New World,在穿插的世界航天里程碑事件中也包括了来自中国的神舟一号飞船、杨利伟和天宫一号。随后IAF主席Jean-YvesLe Gall、AIAA主席Jogn S.Langford III、本次会议主赞助商Lockheed Martin副总裁Richard F.Ambrose、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ames Bridenstine)和美国副总统彭斯分别致辞。在彭斯的致辞中,他建议向阿波罗11号的成员致敬,随后全场起立鼓掌,从他的讲话中,不难看出美国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已经将太空作为其发展战略中最重要的一环之一,“恢复国家太空委员会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深入太空”,“签署空间政策一号指令”,“2024年重返月球”,“不仅要在月球留下足迹,而且要建立基地,最终前往火星”,“振兴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商业航天领域”,“确保美国利用私人太空在太空中的能力”,除此之外,彭斯还提到了对“外层空间资源开采”、“太空交通管理政策”、“美国太空部队”等美国将在太空领域坚定不移的推动的规划。开幕式最后,由IAF主席向阿波罗11号的成员或成员家属颁发了国际宇航联合会(IAF)“世界航天奖”。




美国的载人登月计划在2019年正式定名为阿蒂米斯(Artemis),随后NASA和特朗普政府就展开了密集的宣传和造势活动,原因非常明确,就是希望美国国会能够为这一计划在2024年实现大幅提升相关预算。在本次IAC会议上,美国副总统彭斯,NASA局长布里登斯廷,以及Artemis的供应商,SLS火箭的研制商都在各种场合为此摇旗呐喊,这种“合力”在一定程度上让外界对美国誓要在2024年让美国人重返月球的决心很难产生怀疑。而今年恰逢阿波罗登月50周年庆典,官方和民间的各种庆祝活动也让“重返月球”的呼声越来越高。




美国政府明确表示了支持美国私人航天企业进入美国登月计划,这使得美国的私人航天企业也在登月的问题上非常积极。在大会第二天,Blue Origin的创始人Jeff Bezos宣布Blue Origin将和Lockheed Martin、Northrop Grumman和Draper等传统航天企业组成一个新的“国家队”去完成美国2024年重返月球的计划;除了Blue Origin,我们在展会现场也看到,之前从未宣布自己要进行登月计划的美国小型液体火箭公司Firefly也带来了自己的登月舱进行展示;而美国的另一家从未与“月球”计划产生瓜葛的小火箭公司Rocket Lab也在IAC会议上,宣布将使用其最新的Photon卫星平台执行向月球或更远的深空飞行任务。




政府开道,私人跟上


在这次IAC会议上,关于政府与私人航天之间的关系也成为了一个热点话题之一,尽管在诸多会议上,很多讨论都围绕着政府如何从私人航天公司采购服务,但这次的话题似乎有些不同,我们认为,这与本届IAC会议中美国带起来的“登月”节奏不无关系。登月这类原先100%的政府项目如今也打开了大门欢迎私人航天公司参与其中,美国之所以能够如此开放,一方面与经费和工程进度的日益紧张有很大关系,但另一方面,美国在诸多领域已经采取的商业化方式所取得的巨大成功给了美国信心。


彭斯在开幕式的讲话中说到“2019年8月,SpaceX完成了对国际空间站的第18次商业补给任务后,将3300磅样品和货物带回地球;两周前,Northrop Grumman发射了第一个商业卫星服务航天器,不仅能够延长在轨卫星的寿命,而且为在轨制造铺平了道路;上周,Leo Labs公司宣布了其先进的Kiwi太空雷达投入运行,这将能够具备跟踪2cm在轨物体的能力。”


在首日的“航天局局长”论坛中,ESA局长伊恩•沃纳(Jan Woerner)就提到了ESA在PPP的实施过程中的思考,由于ESA的经费主要从成员国获取,因此在进行一些更大的项目开发的过程中,ESA不得不考虑包括引入PPP来推进此类项目。ESA已经在国际空间站、Sat5G、EDRS以及ARTES的许多项目中采用了PPP的方式推进和运行,取得了成功,因此ESA还会在后续的项目中继续加强PPP项目的论证和实施。




除了美国,许多国家的政府和私人航天的关系已经渐渐明晰起来,从模式上来说,都是以政府主导的方式开拓航天领域,再由私人公司在多样性、商业化和竞争性的领域进一步发展。我们的邻国日本和韩国尽管相关的报道不多,但他们在这次的展会中都租下了“洛马大道”上最好的位置来对本国的航天活动进行宣传,他们的展台都是以本国航天局(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组织JAXA和韩国航天局KARI)的形式进行整体呈现的,但其中有超过一半的内容,都是来自本国的私人航天企业。


特别是韩国航天局,在韩国航天局的展台中,聚集了韩国航天局本身和十多家商业航天公司,其中既有本次大会的明星Perigee火箭公司,也有老牌卫星制造商Satrec Initiative,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结束前一天下午,我在Perigee展位前跟一位人员聊了很久后,我才注意到他的胸牌上写的是KARI而非Perigee。韩国航天局的人员如此了解私人航天公司的产品,甚至能够代替他们回答相关的问题,这样的一种关系给了我很强烈的震撼,尽管邻国在商业航天并没有我国私人航天这么强大的后盾和投入,但其在许多方面,还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而欧洲的诸多国家展位则特点更为鲜明,多是政府招商+公司展示的形式。英国、荷兰和卢森堡都在本国建立了吸引国外航天公司入驻的优惠政策和条款,英国和荷兰则更是把许多建立在本国的新航天企业作为正面的形象展示进行了宣传,这样的一种联合品牌+形象的展示,能够更好地让观众了解更多的信息,进而有非常感性的认识,了解这个国家的航天搞得如何。




冷清的“国际”航天聚会


在首日的国家航天局长论坛中,来自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欧洲、印度、法国和日本的航天局高层领导聚在一起,一起就“快速变化的太空环境中的挑战与机遇”展开对话,但所有拿到会议手册的参会人员都发现,这场会议少了一位嘉宾。


在各位航天局领导的介绍性发言结束后,进入了观众在线提问环节,与很多国际会议类似,为了能够挑选出最值得各位嘉宾回答的“好”问题,所有观众可以提出问题或对已经提出的问题点赞,最高赞的问题将会被优先回答。而就在这时,排在第一的问题恰好与这位缺少的嘉宾有关。尽管在现场,我也非常期待这个问题的官方解答,但我们也都知道,在台上的每一位嘉宾,也未必能够知晓真正的缘由。在第二天,国内的媒体已经铺天盖地地开始报道此事,我们才知道,原来本应出席的中国航天局副局长被主办国拒签了。




这次拒签只能看作是在美国举办的IAC“冷清”的一个缩影,我没有参加过其他的IAC会议,但听会场上其他的参展商说,今年的展会明显人少了。我查询了一下数据,在德国不莱梅举办的第69届IAC上,报名人数创了记录,达到6500人,而据统计,实际的参加人数超过了10000人;而在美国华盛顿举办的第70届IAC,报名人数出现了下滑,仅6300人,而以现场情况来看,报名参加却没有拿到签证的不在少数。与国际航天大环境和商业航天爆发式增长相对应的,是IAC“逆生长”的人数。


会议第二天下午,俄罗斯的JSC Glavkosmos在Twitter账号上发布了一则预告,JSC Glavkosmos将在当天下午在146C房间作关于Soyuz-V火箭最新进展的论文报告,但是许多参会者根据预告的时间到达会场后发现会场已经没有人了。Glavkosmos给出的官方解释是Glavkosmos根据预定的时间到达会场,发现会议已经结束了,通过询问会场主席得知,由于前面的报告因为各种原因被取消了,所以整体的时间都提前了,导致该场论文宣讲会提前结束了,而当天最后一个Glavkosmos的报告则因为没有一直等在会场,所以被取消了。我们也查询了一下当天的报告,一共11个报告,但却有4个报告提前取消,而后来听技术报告的时候发现,很多确认了的报告也会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成行。


本应是一场热热闹闹的技术与商业的太空盛宴,但却遗憾地成为了一场冷清的聚会,这不能不说是我本次参加会议最为遗憾的一点。明年在迪拜的IAC 2020,希望会更好。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