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NASA 2020财年预算申请解读

时间:2019年03月18日 信息来源:中国载人航天 点击: 【字体:

2019年3月11日,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公布了 NASA 2020 财年预算,总计210.2亿美元的拨款相比较美国国会在2月15日批准的NASA 2019 财年预算拨款法案的215亿美元预算减少了4.8亿美元,其中为载人深空探索领域拨款107亿美元,占到将近一半的金额,足见对该领域的重视,与此同时,“可负担”、“可持续”、“可重复”也成了财年预算乃至NASA后续发展的关键词。


NASA  2020财年预算申请(单位:亿美元)

(一)“空间发射系统”上面级被砍,商业力量成为重要备选

预算申请中最大的焦点是提议推迟“空间发射系统”(SLS)Block 1B 版本的研制,火箭原本打算通过用更强大的“探索上面级”(EUS)来取代首飞中使用的“过渡型低温上面级”(ICPS),借助性能提高后所带来的“共乘”能力,利用1B型SLS来发射其月球“门户”设施的各个组件。目前,按预算文件,上面级研制工作面临延迟甚至“夭折”,“门户”建造组件将改由SLS和以竞标方式采购的商业火箭共同提供发射服务。


预算文件指出,这一办法将会加速实现对美国探索目标至关重要的商业月球运输能力,并加快月球探测进度。后续NASA可能将回归SLS的初始版本、并保证其与“猎户座”飞船的年度飞行频率。”根据预算,探索任务-1(EM-1)现计划于21世纪20年代初进行,已经与此前预计的2020年发射有所延迟。总体上,预算为SLS项目申请了17.8亿美元,比该项目2019财年所获经费少了约3.75亿美元。


预算拟为“木卫二快船”任务拨款6亿美元,使之能在2023年发射。不过,NASA计划使用商业火箭发射这项任务,称此举“会节省超过7亿美元,让NASA有经费来开展多项新的活动”。2019财年预算申请也曾提出用商业火箭来发射“木卫二快船”,但国会在终版拨款法案中要求用SLS来发射。

(二)削减地球科学预算,砍掉教育领域预算

预算再次试图砍掉NASA其它一些项目。预算案没有为“宽视场红外巡天望远镜”(WFIRST)项目申请经费。WFIRST是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之后的下一项天文学任务。NASA 2019财年预算案也曾提出砍掉这项任务,但国会最终仍为其提供了经费。NASA预算文件明确要砍掉“气候绝对辐射与折射率观测台”(CLARREO)和“浮游生物、气溶胶、云、海洋生态系统”(PACE)两项地球科学任务,这两项任务在2018和2019财年申请中也曾提出要砍掉。


2020 财年预算案申请停止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STEM,原教育办公室)拨款。NASA在其2018财年、2019财年预算申请中砍掉教育领域预算,但引发了国内的强烈争议,国会在之后的一系列拨款法案、综合开支法案中均恢复了对“教育”领域的投资。特朗普政府认为,教育办公室在执行整个NASA的教育战略方面存在问题,其功能也与NASA其它一些部门有所重复。奥巴马政府曾在2012、2013和2015财年预算申请中提出削减NASA教育领域的预算,但每次均被国会驳回,并重新为“教育”领域恢复分配了预算。目前,2020财年NASA“教育”领域的去留问题和具体预算尚待国会最终定夺。

(三)聚焦深空探索,推进“门户”项目发展

预算案中还提到了一些新计划。一项计划申请3.63亿美元,以便开始研制大型月球着陆器,用于向月面运送货物,并最终用于运送人员。NASA最近就此类着陆器研制向工业界发出了论证工作招标文件。预算案还包括了一项火星样品回送任务的经费。这项任务将会收集由“火星2020”漫游车事先储放的样品并将其运回地球。根据NASA发布的一份资料,这项任务最快将在2026年实施。


2020财年预算案为继续开展“门户”项目申请了8.21亿美元。经费将用于支持继续研制“门户”的首个舱段,即“电力与推进组件”(PPE)。该舱将为“门户”在地月空间机动提供先进的电推进,并为其它组件提供电力。NASA目前正在对工业界提交的建设项目投标方案进行评估,预计会在5月之前做出选择。


由于1B型SLS研制工作可能面临延迟,NASA计划采用商业发射服务来单独发射这些舱段,3月11日NASA局长布莱登斯汀介绍新财年预算申请时谈到了“门户”研制工作,还给出了“门户”设施的一幅最新示意图,上面标出了潜在国际伙伴可能会承担的研制工作。将由NASA提供的包括“电力与推进组件”以及一个居住舱和一个利用舱。欧空局拟研发“提供燃料补加、基础设施和通信系统”的一个舱段,缩写为ESPRIT。加拿大航天局拟提供“门户”的机器人系统,而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拟提供一个含有对接节点的“多用途舱”。欧空局和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还会提供另一个居住舱,JAXA和NASA则会负责后勤补给运输。


“门户”结构概念图


3月11日, NASA还公布了负责监督国际空间站管理工作的“国际空间站”多边协调委员会(MCB)的一项声明。声明称,“在一个更广泛的载人探月开放架构下,MCB认同‘门户’是关键的下一步”;“在各方几年的广泛研究并最终成功地进行了技术评估后,MCB赞成继续开展‘门户’建设的方案”。尽管各方明确表示有意愿加入,但迄今为止只有加拿大已正式决定参与该项目。此外,欧航局有意提供ESPRIT舱段,并正在研究能否参与建造一个国际性居住舱,最终决定将于近期做出。

(四)加快“国际空间站”商业化进程,扶持商业航天发展

2020财年预算案没有提及停止为“国际空间站”提供联邦拨款。预算文件称:“到2025年,本预算预计国际空间站以及新的商业设施和平台上会出现商业能力,以延续美国在地球轨道上的存在。”预算案没有为新的“通信服务计划”申请经费。该计划拟采购商业通信服务来回传NASA科学任务的数据。


NASA副首席财务官安德鲁·亨特对此表示,政府绝不会关闭空间站,但他们的设想是联邦政府不会再继续运营“国际空间站”,NASA目前正在建设一个商业项目,以寻找商业公司和合作伙伴来接管“国际空间站”的运营。不仅仅是 NASA,白宫对于财政预算的“精打细算”正在促使美国航天“商业化”的浪潮愈加汹涌,甚至有从近地轨道向地月空间及月球项目扩张的趋势。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