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空间瞭望】美国投资界讨论航天创业问题

时间:2018年04月12日 信息来源:空间瞭望 点击: 【字体:


在过去几年,航天的私营投资从涓涓细流扩展为稳定的现金流,航天初创企业从中获得了益处。由于市场和其他不确定性,风险投资和其他专业投资者一度对航天企业有所保留,但如今已经打开钱袋,向一系列不同的企业提供资金。类似于行星公司(Planet)和斯派尔公司(Spire)这样的企业已经筹集了大笔资金来部署立方体卫星星座,收集图像和其他数据。

一个产业筹集到了多少资金,取决于谁来统计。专门从事航天产业天使投资的太空天使集团(Space Angels)在2018年1月发布了一份报告,称2017年已经有39亿美元“非政府,证券投资现金”流入航天产业。由英国基金公司瑟拉裴姆资本公司(Seraphim Capital)提出的统计结果认为,2017年流入航天产业的投资是27亿美元。瑟拉裴姆资本公司称自己是世界上第一个专门针对“在航天生态系统中运营”企业的风险投资公司。

上述统计的差别很大程度上在于对“航天”企业的构成定义不同。太空天使集团首席执行官查德•安德逊(Chad Anderson)说,瑟拉裴姆资本公司“使用了一个非常宽泛的航天定义,将一部分前沿技术囊括在内,无论它们是否在航天领域得到了应用”。这些技术包括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这些技术可能在航天中得到应用,但太空天使集团在统计企业投资时,并不将它们纳入航天领域。

两个统计数字中差别最大的部分,是太空天使集团将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投入蓝色起源公司(Blue Origin)的19亿美元计算在内。贝索斯是在出售了他的亚马逊网站部分股票后筹集到这笔钱的。贝索斯还说,他将每年出售价值1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将所得资金投入蓝色起源公司。根据管理文件和其他公开文件,股票抛售和蓝色起源公司之间并没有明确联系。但安德逊说,“公开声明、公开文件、可信的谈话,以及对迄今为止的研发、进程中研发的内部评估,使太空天使公司在年度报告中给出了上述结论。”

瑟拉裴姆资本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博格蒂(Mark Boggett)说,他的统计并没有列入贝索斯对蓝色起源公司的投资,因为从严格意义上说,这笔钱不算风险投资。而风险投资才是瑟拉裴姆资本公司所关心的,“考虑到这是一大笔钱,我们或许应该在报告中提及”。

无论25亿美元还是39亿美元,或者介于两者之间的某个数字,都意味着投资者向航天企业投入了数量可观的资金,特别是与几年前微不足道的投资数字相比。许多产业观察者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样的投资步伐是可持续的吗?或者说,航天创业生态系统是不是一种可能会破裂的泡沫?

2018年1月,在美国加州举行了第一届航天技术峰会(Space Tech Summit),一批航天企业负责人、创业人、投资人参加了会议。布斯特风险投资公司(Boost VC)创立者和管理合伙人阿德姆•德拉帕(Adam Draper)在发言中谈及了“航天泡沫”,打算采取应对措施。布斯特风险投资公司主要为初创企业提供服务。

他说:“在过去至少三年中,我接待了四五十次航天相关技术的推销,会晤了一些极有智慧的人物。对所有人,我都问这样一个问题,航天领域会有泡沫吗?”

“从逻辑上说,这是一个傻问题。就这个问题,我们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谈话,甚至于跑题几个小时。然后我对航天有了更多的了解。”

当被问及财政意义上的泡沫时,德拉帕的立场却完全相反。他并不担心过多资金投入航天产业,而不可避免地带来震荡。他担心的是投入航天的资金太少。

他说,“航天产业正在迅速进入一个投资问题的早期阶段。”在硅谷,近期最具有吸引力的技术是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突然之间,所有钱都涌入加密货币相关的项目,那么航天产业就要寻求改进了。”

“我确信,钱正在从各个发展初期的产业领域流出,并进入加密货币领域。初创企业会跟着钱流动,这是错误的道路。我并不认为航天产业眼下会面临财政泡沫,我认为进入航天的钱不够多。”

德拉帕说,现在不清楚航天企业会不会转向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事实上,在航天技术峰会上,确实有一家名为航天链(SpaceChain)的初创企业做了报告,称自己正在研发相关技术,包括在一颗中国发射的小卫星上搭载一个区块链节点(译注:指2018年2月2日发射的小卫星)。不过,企业和投资者们还是在努力描述航天企业的下一步向哪里走。

正如上文所述,已经有大量资金投入了航天初创企业。但是,目前却没有足够的渠道来让资金退出:一般来说,投资者通过出售企业或者寻求上市来收回资金。

4年前,发生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投资退出事件。谷歌公司收购了天空盒子成像公司(Skybox Imaging),这是一家从事高分辨率遥感星座研发和运营的企业。谷歌公司为收购活动支付了5亿美元,然后将该公司改名为特拉贝拉公司(Terra Bella)。这笔交易被认为是航天创业史上的里程碑,激励了更多资金投向此类企业。

一家名为贝瑟默风投伙伴公司(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的企业在谷歌公司收购之前投资了天空盒子成像公司,还投资了火箭实验室公司(Rocket Lab)和斯派尔公司。这家公司的一位投资人泰斯•哈奇(Tess Hatch)说:“天空盒子成像公司是目前唯一资产变现的。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产业,投资能获得很好的回报。但是其他项目的前景如何?它们也会被收购吗?它们能上市吗?诸多初创企业的下一步向何处去?”

此外,天空盒子成像公司被谷歌公司收购后并没有运行多久。2017年,特拉贝拉公司又被出售给行星公司,交易金额没有公布。但是在航天技术峰会上,谷歌公司资深项目经理、曾经负责谷歌公司航空航天相关创新的马克•马托斯西安(Mark Matossian)说,这显示出谷歌公司作为互联网巨头广泛转型的一部分。

“谷歌公司是一家不断变化的公司。和我11年前进入谷歌公司相比,它已经非常不同了。管理方法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所从事的项目类型也在变化。”

他说,天空盒子成像公司/特拉贝拉公司或许无法给出让公司负责人满足的投资回报率。“如果打算运营一个资金敏感的项目,例如部署星座,就需要一个清晰的投资回报率,这是所在公司的商业模式决定的。天空盒子成像公司获得了风险投资,因为人们相信它的商业计划。但当它进入谷歌公司,我们不能接受这个商业计划。因为其中包括向客户出租卫星,这不是谷歌公司要做的。”

其他人还提出了关于航天企业能提供什么回报的问题。卢克斯资本公司(Lux Capital)合伙人沙辛•法施奇(Shahin Farshchi)说:“确实有很多了不起的技术,也确实有很多了不起的想法。但是,当它们与正在运营的公司联系在一起之后,对于它们能对投资产生多少回报,缺乏一个严格标准加以衡量。”

他说,航天企业往往需要大量资金来开发此类资金和系统,例如部署大型星座。“缺少足够的严格标准来理解与投资相关的投资内部盈利率。”

此类初创企业必须与其他领域的企业争夺投资,其中包括那些资金需求小得多的企业。法施奇说:“如果你作为银行或后期私募投资公司的投资项目经理,就需要权衡不同类型的项目,例如修建沿路商业区、非洲蜂窝网,以及其他类型的投资机会。如果有关数据中不包括投资内部盈利率,就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

法施奇还提出一个小问题,与数年前的“清洁技术”企业有关。“这些企业不能证明自己的盈利情况,甚至不能证明自己的技术有效性和成熟性,创业者和早期工程团队做了工作,但盈利情况没有吸引力。企业无法吸引到下一轮投资。”

另一个投资的资金退出渠道,是首次公开募股(IPO),但也不适合航天领域。数量分析公司(Quilty Analytics)总裁克里斯•奎尔提(Chris Quilty)说:“国会和政府把公开上市的费用规定的很高,我希望能看到更多企业公开上市。”

部分投资者认为,不应当急于寻求企业IPO或其他资金退出。普罗茅斯风投公司(Promus Ventures)的管理合伙人麦克•克莱特(Mike Collet)说:“市场上有足够的资金,我完全没有看到IPO窗口打开。这些航天公司需要大量的资金,只要能展示营业收入就可以。关键问题是,市场正在寻找营业收入,尤其是在后期。”

在会上,投资者们都表示,即使存在着资金退出战略和回报的不确定性,但也能看到越来越多的风投企业对航天企业进行投资,也有更多人进行航天创业。曾经供职于瑟拉裴姆资本公司、现任犹比奎提风投公司(Ubiquity Ventures)管理合伙人的萨尼尔•纳格拉贾(Sunil Nagaraj)表示,“航天产业的复杂性会因为各种原因而降低,这是应当受到欢迎的。”他在瑟拉裴姆资本公司供职期间参与了航天投资。

法施奇说:“下一类会大获成功的航天企业可能不是作为航天企业而获得投资的,而是在空间创造机会和将空间机会资本化,并因为这些优点而获得价值。其他人将以大规模业务跟进,而空间将成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那些已经获得了投资,并且正在开发运载工具、卫星或其他航天相关产品和服务的企业,2018年将是关键年。奎尔提在谈及小型火箭和卫星星座时说:“我认为2018年很重要,它将成为决策的一年、启程的一年,也可能成为产业碰壁的一年。”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