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在宇宙空间和虚拟空间技术领域,中国正在接近美国

时间:2018年04月10日 信息来源:译自SpaceNews 点击: 【字体:

中国正在挑战美国在太空、网络、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方面占据的统治地位,这些技术具有广泛的国家安全用途。但人们目前仍在争论的问题是,美国是否正在认真对待这一威胁。


寰俊鍥剧墖_20180410163236.jpg 

一个分析小组向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新兴威胁和能力分委员会报告说,中国可能不会制造出“斯普特尼克”(Sputnik)卫星那种冲击效果,但是随着中国继续增强自力更生开发高端武器、卫星和加密技术的能力,美国可能很快就会感到非常吃惊。

 

分委员会主席厄里斯·斯蒂凡尼克(Elise Stefanik)表示,议员们并不完全相信中国在许多技术领域的主导地位是“定局”,但委员会确实认为中国的技术成就应该对美国的政策和国防投资有所提示。

 

斯蒂凡尼克说:“中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继续增加其研发投资,并迅速缩小其技术差距。我们看到中国越来越多地只依赖本土工厂,并为支持本土生产力建立了很高的市场准入壁垒。”她表示,“这对美国国家安全有着明显的影响,他们将会垄断市场上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先进技术。”

 

美国设立了严格的法律和监管壁垒来阻止中国获取美国技术和收购美国公司。对中国获取空间技术的担心导致美国制定了一系列最严格的出口管制政策。但是中国已经建立了颇为强大的卫星制造业,并且在设法开发具有先进加密功能的量子通信卫星。

 

“中国的卫星制造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共和党议员道格·兰博恩(Doug Lamborn)说,“过去两年,中国已经制造出了40颗卫星。”他说,中国用政府补贴发射成本来支撑其国有企业,而这使美国的卫星制造商处于竞争劣势。

 

兰博恩在2017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增加了一项规定,如果一种卫星通信系统使用中国设计或制造的卫星或部件的话,则禁止美国政府采购。

 

但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陈教授说,中国正在填补全球市场对廉价卫星的需求。像尼日利亚、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能够购买卫星,实在没有哪个国家真的可以在价格上与中国竞争。“问题是,如果中国人能够提供纯粹用于商业目的、性能与波音公司产品相当的卫星,那么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和欧洲通信卫星公司(Eutelsat)是否还有必要从波音公司购买卫星呢?”

 

陈教授说,中国也有望成为新兴的小卫星领域的主要参与者。“我们预计,中国人将开始进入这个舞台。这个领域有潜在的革命性力量,中国人认识到立足于这个舞台十分重要。”

 

“开发利用天基数据,将是中国蓬勃发展的另一项业务。”陈教授补充说。“中国人在部署星座时一般都会提供数据。我们应该预计到他们以非常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数据,为各种用户提供非常低的价格。”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技术政策项目研究员威廉姆·卡特(William Carter)表示,美国在商业航天领域最有希望超越中国并保持领先地位。“美国私营航天企业中有大量的创新。”卡特说,“自由市场促使他们进行创新,并找到降低成本和提供更好性能的方法。所以我认为可能还有更多的空间去对付中国,我必须说,现在对美国商业航天部门的乐观情绪可能比以前有了更多的理由。”

 

过去中国更加重视获取外部技术,现在正在自主开发技术,陈教授说,“这意味着中国要缩短时间和技术水平上的差距,这是纯技术领域的问题。”

 

当中国人谈论改善信息收集时,他说:“我们不是仅仅在谈论虚拟空间,而是在谈论空间能力,包括通过反卫星武器和干扰等手段来对抗潜在的对手。”

 

新美国安全中心技术与国家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保罗·斯卡尔(Paul Scharrer)指出,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政府可以更容易地让私营企业的创新融入军用。中国已经设定了目标,要到2030年成为人工智能领域世界的领先者,这在将这些私营企业的成果转化为国家安全应用方面具有重大优势。

 

斯蒂凡尼克说,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应该成为美国政府的一次警钟。多年来,党派分裂使联邦政府资助的关键技术计划停滞不前,拨款进程基本上被破坏。“中国领导层似乎认识到这些先进技术的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这是我们应该提醒自己的,”她说,“当我们讨论是另起炉灶还是保持持续性时,或许这是我们需要重新学习的一个经验。”

 

美国国会希望国防部对研究和工程的重建能使五角大楼的技术努力朝不同的方向发展。斯蒂凡尼克说:“我坚信,国防部负责研发和工程的副部长需要成为推动部门内部变革和创新的主要动力。”

 

她指出,负责研发和工程的副部长将处于“推动国家科技政策对话的独特位置”。因此,我们对被提名为研究和工程副部长的麦克·格里芬(Mike Griffin)博士有着重大的期望。

 

斯蒂凡尼克强调,“面对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威胁,要求我们提醒美国政府,应确保制定的政策与技术保持同步。”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