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国际空间站过后俄将何去何从仍无端倪

时间:2017年07月25日 信息来源:《航天新闻》 点击: 【字体:

寰俊鎴浘_20170725133747.png

[《航天新闻》7月24日报道] 随着国际空间站计划终结时间的隐约浮现,参与该项目的各国航天局都在紧锣密鼓地制订后续规划。在这方面最为纠结的当属俄罗斯。俄不仅面临着国际空间站后的载人航天走向问题,更有俄整个航天业的未来发展问题需要解决。

受预算被无情地大幅削减、同现有西方伙伴关系恶化以及技术限制的困扰,俄似乎决计要在国际空间站计划终结后在载人航天方面分道扬镖。至少从有关政策和意图的公开表态来看,眼下的唯一疑问只是它将在何时这样做。目前来看最大的可能是在2024年。

俄航天国家集团总经理科马罗夫并未为公开澄清相关问题做多少事情。事实上,他近几个月来的说法还自相矛盾。3月份,科马罗夫称俄将会在2024年把其国际空间站上的舱段拆走,以作为新建一座本国空间站的基础。但在4月份在美出席第33届航天研讨会时,他又说俄对2028年前继续留在国际空间站计划内持开放态度。

在6月份的巴黎航展上,科马罗夫曾试图简略描绘俄困难重重的载人航天计划的未来发展方向,并再次给出了似乎自相矛盾的一个说法。尽管未给出时间表,但他表示中国已提议让俄加入其即将开始部署的空间站项目。按俄新社的报道,科马罗夫说:“眼下(双方)已有协议和未来规划,但并未最终敲定。”

走还是留?

表面上看,俄似乎是在发出可能终止同西方大规模航天合作并转向同中国合作的信号。而俄航天企业似乎也支持这样做。近几周来,俄媒报道了相关企业提出的有关新建一座本国空间站或同中国联合开展一个项目的几个方案。问题似乎已不是俄是否会撤走其舱段,而是何时撤走。按照俄政府现行的2016~2025年十年航天经费计划,国际空间站俄方舱段已确定将至少运行到2024年。由此来看,2024年后是否会继续运行很可能只是个经费问题,尽管也有政治因素要考虑。

过去3年来,俄一直坚持说其航天领域的下一个目标是新建一座本国空间站,而该项目将要求把国际空间站上的舱段拆走。最支持这项方案的是能源火箭航天公司等俄航天承包企业和副总理罗戈津等政客。俄航天官员仍坚持说,他们将把拖延已久的几个舱段加装到国际空间站上,其中部分舱段明年就将发射。能源公司总经理索恩采夫上个月在巴黎航展上表示,“科学”多功能实验室舱将在明年发射,接下来还将发射同样严重拖期的一个能源舱和一个对接舱。在6月底发布的年报中,能源公司声称这3个舱段将构成2024或2028年后俄未来一座空间站的基础。年报称,这座新站将“持续”运行,意即没有具体的寿命期,因为俄能够通过发射新舱段来把老旧舱段替换掉。

不过,莫斯科郊外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航天集群分析师科森科夫称,俄空间站新舱段的未来命运仍有很大变数。他说,这些新舱段是否能很快发射值得怀疑。但他说,把这些舱段从国际空间站上拆走合情合理,也是可行的,尽管这一方案是否会付诸实施还存在不确定性。

中国因素

中国打算2018年开始发射其新空间站,定于2022年前后建设完成。按俄新社的报道,科马罗夫在巴黎航展上表示,中方已提出可在其空间站计划中给俄留出位置。他说,双方正在交流项目参与方案,但有一些复杂的问题需要解决。在中方的空间站上加装俄方舱段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轨道倾角,而这也确实是个大问题。中国拟把其空间站建在43度倾角的轨道上,以便于利用其自己的发射设施和发射能力。但俄方所希望的倾角是51度,而西方伙伴在国际空间站建设中也做出了这一让步。

中俄合作有政治上的动力,而这可能是俄规划在国际空间站之后同西方继续合作时所欠缺的。在莫斯科与北京的关系不断加强之际,两国一直在积极寻求高技术领域的合作项目。考虑到中国航天技术衍生于老的前苏联技术,可以想象双方能够很容易地开展合作。

科森科夫说,关于同中国合作,俄迄今所做的更多的还只是政治上的表态,并未形成真正的政策,也未形成切实的愿景、意愿或经费安排。他说:“俄中合建空间站还只是一种可能性,但我认为同NASA的科学合作不会有太大变化,且未来载人探测任务将涉及某种国际框架。”

科森科夫认为,从根本上说,新建一座空间站远不是俄航天计划的最大担忧。在俄航天国家集团这一新旗帜下对国内航天工业进行改革以及着力减缓航天工业企业和重要国家安全航天能力的衰退仍是最主要的工作。按科森科夫的说法,俄已有人辩称载人航天投资回报效果差,必须予以削减。

在2025年后的经费计划起草之前,俄载人航天的未来发展路线不大可能以任何正式航天政策的方式得到表述。由于俄经济依然处于困境,并鉴于2016~2025年航天计划出台时间因政府几次重新制订和重新评估其规划而推迟了近两年,这一决策看来不会很快做出。[本文最早发表在7月17日出版的《航天新闻》杂志上]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