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美国空军提出“快速空间”概念,太空政策或更富进攻色彩

时间:2017年05月12日 信息来源:澎湃新闻网 点击: 【字体: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5月10日报道称,美国空军少将皮特·格斯腾(Peter Gersten)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赞了“快速空间”概念(Fast space),认为这有助于增强美国保卫太空安全的能力。

所谓“快速空间”,是指美国军队应该和私营航天企业合作,借助这些企业低成本发射、技术创新等优势,依靠可重复使用火箭、飞行器等运载工具快速构建空间体系。美国军方认为,中俄两国太空能力日益增强,美国的“太空主导地位”已无法维持,因此美国政府和军方都在考虑调整太空安全战略,巩固在太空的优势地位。在这种背景下,“快速空间”概念应运而生。

商业航天异军突起催生“快速空间”概念

本月1日,SpaceX公司使用猎鹰-9火箭将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一颗代号NROL-76的军用卫星送入太空,这是该公司首次为美国军方执行军事发射任务,引发了广泛的关注。

“快速空间”概念报告指出,美军可以和私营企业合作,将发射成本削减3到10倍,进而形成良性循环。如此一来,美国空军将拥有更多手段来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同时充分利用太空“高边疆”带来的全球优势。

这份报告提到的一个关键点是通过可重复使用火箭实现“超低成本太空探索”。报告认为,凭借SpaceX公司、蓝色起源等私营航天公司的发展,美国已经在火箭技术的这片新领域建立起了绝对优势。皮特·格斯腾向媒体表示,可重复使用火箭赋予了美国军方在遇到对手摧毁或干扰卫星的情况下快速发射卫星的能力。

“SpaceX公司宣称猎鹰-9火箭回收的一级可重复使用多次,目前估计可以达到10次的水平,但该公司高官曾宣称未来将达到100次水平。”知名航天专家黄志澄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重复使用的次数越多,航天发射的成本也就越低,该公司目前计划将每次发射成本降低到5000万美元以下,而一同竞争的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报价超过1亿美元,价格优势非常明显。”

据美国媒体披露,此次发射的合同价格为8300万美元,虽然没有达到以往SpaceX公司宣称的5000万美元左右价格,但还是比政府之前的估算降低了40%,节省了3000多万美元,仍然非常具有吸引力。

凭借价格优势,SpaceX公司打破了ULA在发射美国军事卫星上10年的垄断,明年还将为军方发射GPS卫星。由于多达13个军事卫星发射项目将在未来几年内公开竞标,ULA将在2019年底失去利润丰厚的独家合同,SpaceX公司正在成为国防部的主要发射服务供应商。

SpaceX公司之所以积极进军军用发射市场是因为该市场的前景非常诱人。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的估计,截止到2030年,美国军事发射市场的规模将达到700亿美元。

在黄志澄看来,将私营航天企业纳入军事领域对于美国军方和企业都是双赢的举动,军方可以用更少的价格获得同样的发射服务,节约的成本可以用于下一次发射、购买军用航天器等领域,进一步增强其太空能力。而私营航天企业则通过发射军用航天器增加了一笔数量可观的收入。

除了在发射环节,私营航天企业航天技术的发展也为美国军方增强太空能力提供了新的机遇。比如,蓝色起源公司正在研制能取代俄制FD-180的BE-4发动机,让经常承担重要军事发射任务的宇宙神-5火箭不再受制于人。

意在维护“太空霸权”地位

“太空霸权”这个词一度被视为美国专利,但美国军方目前认为,新兴大国在太空能力建设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美国的太空优势地位正逐渐丧失。

据国防科技信息网4月25日报道,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举行的以“美国战略司令部项目”为主题的听证会上,战略司令部司令海顿发言表示,慑止大国冲突的能力取决于在所有作战领域慑止冲突的能力,尤其是太空和网络领域。潜在对手还在相互学习,并形成了对网络和太空领域的深入理解。未来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保持走在对手变革速度的前列,及时应对新兴威胁。

“美国一直很重视太空能力的发展,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国防预算遭到了削减,但太空方面的投入却继续增加。”国防科技大学军事专家石海明向澎湃新闻表示,“相对于小布什咄咄逼人的进攻性太空政策,奥巴马时期对太空政策进行了调整,推出了比较传统的 战略克制 太空政策,主要通过积极的外交手段、发展军民两用太空技术、增强太空态势感知等策略,限制自身进攻性太空能力发展,换取世界上其他国家也限制自身太空进攻能力的发展。”

从奥巴马太空政策调整看来,“快速空间”概念继承了借力私营航天企业增强太空能力的做法。黄志澄认为,美国私营航天企业近年来发展迅速,具备在一定程度上增强美国太空能力的技术实力。

“快速空间”概念报告的撰写者一直托马斯·席林(Thomas Schilling)表示,借助额外的投资,美国政府可以和业界合作,搭建能满足其需求的、高速率、低成本、可再利用且可靠性更高的按需发射能力——这正是美国国防工业一直以来的目标。倘若这一目标能够实现,美军维护用于战争指挥的弹性网络的能力将大幅提升,能够从容应对电子战、网络战等新兴威胁。

值得注意的是,与奥巴马执政时期提出的“战略克制”不同,目前美国军方和学界正鼓动政府对现有太空政策进行调整,推出进攻色彩更浓的太空政策。2016年4月,美国智库新美安全中心发布了一份题为《从圣地到战场:美国太空防御与威慑战略构想》的研究报告。报告深入分析了美国目前在太空防御与威慑问题上的被动与僵化,突破性地提出了“有限太空战”构想,研发有效但有限的太空攻击手段,并在卫星上安装防护系统,提高对手实施太空攻击的成本、风险和不确定性。

2016 年 6 月,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也发布了一份名为《面向新国家太空安全战略》的报告,建议美国新一届政府可实行一种“主动防御”的太空安全战略,通过积极开展太空外交并发展技术手段,使各方遵循“战略克制”,在清晰了解对手太空目标而不仅仅是其太空能力的基础上,积极防止太空冲突的发生,并在无法避免太空冲突时赢得胜利。

在防务人士看来,这些报告对了解美国太空安全战略的走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其中报告涉及的进攻性太空战略尤为值得关注。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