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刘萧磊:选择航天就意味着责任和使命

时间:2017年05月10日 信息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 【字体:

定制一场说走就走的“太空之旅”从“下单”到成行最短需要多久?以前,可能至少需要等一到两年甚至更久,但现在,只需要261天。


2017年1月9日12时11分,在我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由中国航天三江集团研制的快舟一号甲通用型固体运载火箭成功实现“一箭三星”发射。这一突破,让世界见证了从签订发射服务合同到完成发射任务仅用8个半月的“快舟”速度,也开创了互联网时代商业航天发射的“快舟”模式。


以“高精度”和“新速度”创造我国航天发射及应用最快纪录的,正是刘萧磊和他的快舟系列固体运载火箭研制团队。


36岁的刘萧磊,现任中国航天三江集团公司所属湖北航天技术研究院总体设计所快舟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他带领团队首次在国际上实现了星箭一体化创新设计,成功发射快舟系列小型运载火箭。

“快舟”项目的研发,实现了我国首次用小型固体运载火箭快速发射卫星的突破。“快速”价值何在?刘萧磊举例说:“当面临地震等重大灾害时,卫星全域成像所需时间,可由20多天缩短到几小时,为救灾争取宝贵时间。”


2002年的夏天,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宇航学院飞行器总体设计专业的刘萧磊毕业在即,面对就业选择,这个从小喜欢太空的年轻人也曾一度内心摇摆。


其时,受制于经济水平,国家大型航天项目刚刚起步,航天系统内的就业情况也不乐观,他身边的前辈和同学纷纷投身外企研发机构。


大一那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导弹袭击带给国人的震惊和愤怒犹在眼前,也最终坚定了刘萧磊的决心,他成为三江集团一名型号研发者。


初入单位,刘萧磊在湖北省一个贫困县的山沟进行实习,和专业组的5个伙伴在“与世隔绝”中苦心钻研。2004年,专业组导师陈波把某工程的弹道、诸元设计任务交给刘萧磊。作为集团真正迈向航天领域的第一个型号,工程难度巨大。当年9月,为圆满完成第一次飞行试验,刘萧磊每天待在房间里一遍遍检查程序,反复进行理论仿真,堵死一点点纰漏。


“发射当天天气晴好,看着神剑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弧线时,我特别自豪。”有了第一次的实践经验,刘萧磊顺利完成了之后的一系列弹道、射表设计工作,高耗时、高难度任务的成功为后续设计开辟了道路。


“拼命三郎”刘萧磊的付出也得到了肯定:2006年,他被破格评聘为工程师;2007年,26年的他被破格聘为高级主管设计师;2009年,他被任命为弹道射表设计副主任设计师;2012年,他成为一名年轻的副总设计师,参与领导“快舟”任务。


早在2003年,中国航天三江集团首次在国内提出“快速响应空间系统”概念,这一想法在当时并不被看好。为了消除外界质疑,快舟研发团队用一次次实验、仿真数据证明了快舟火箭的优越性。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如果传统的设计理念不突破,“要快”根本无从谈起。


迫于现实,刘萧磊和团队另辟蹊径,坚持“省、快、好”的指导思想开展起研究设计工作。办公室、调试间、总装测试厂房,这些“快舟”停留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快舟团队奋斗的足迹。200多次场外试验,500多天加班,1000多次现场攻关,3000多份技术文件,4000多个参数调整,见证着刘萧磊和团队的进步。


“2013年9月25日12点37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快舟小型运载火箭成功将快舟一号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当日,新华社发布的寥寥数语,引发全世界关注。


时年32岁的刘萧磊和同事们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快舟一号”卫星发射成功后,先后参与云南鲁甸地震、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地震、台湾花莲地区地震救灾和马航失联客机搜寻工作,在跟踪灾情变化情况、获取灾区图像信息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看到快舟一号发射成功,刘萧磊第一时间想到给自己的爱人和女儿打电话分享自己的喜悦。往事历历在目,2008年9月30日,刘萧磊偶然发现自己刚满半岁的女儿面部有小红点,检查结果血小板数量一项显示为“0”,即没有凝血功能。女儿住进医院后,医生直接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当时,正是快舟项目最需要他的时候,看着病床上的女儿,他进退两难。妻子主动提出辞掉工作照顾孩子,让刘萧磊安心地投入到他所挚爱的航天事业中去。


2016年4月24日,首个中国航天日。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与长光卫星公司在那天签订了我国首单商业发射合同。面对时间和技术的双重压力,为确保履约,刘萧磊带领快舟一号甲团队进入了没有节假日、不分黑白昼夜的工作节奏。


11月中旬,近半个月刘萧磊和同事们工作到零点是常态,甚至连续几天奋战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走出试验大楼,只有天上的星星和身后的背影读得懂他们的疲惫。在等待中打盹、在寒冬的旷野里吃盒饭,这样的敬业精神贯穿在快舟一号甲整个研制过程中,也最终保障了发射任务的成功。


“在过去的10多年里,我和小伙伴们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快舟’系列固体运载火箭的研制当中,平均年龄仅35岁的团队攻克了多项创新技术难题,‘快舟’火箭的运载系数指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很多人抱怨这个时代给年轻人的压力太大,刘萧磊却认为给年轻人的机会很多,“两弹一星”凝聚了第一代航天人一辈子的心血和汗水,而现在的青年刚刚走出校园就获得历史性的机遇,能够在祖国航天事业飞速发展的大舞台上施展才华,何其幸运。


“选择航天,就意味着责任和使命。”快舟系列固体运载火箭共申请专利130余项,多项技术属于国际领先、国内首创。在成绩面前,刘萧磊没有停步,继续向更高的目标攀登。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