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独家:俄罗斯的航天计划在艰难推进

时间:2017年04月27日 信息来源:中国太空网 点击: 【字体:

(中国太空网讯,曲向芳译)俄罗斯是目前能定期运送航天员到达“国际空间站”的唯一国家,但其长期前景并不看好。俄罗斯新的航天计划没有取得重大进步,航天重大新闻与俄罗斯无关,甚至当俄罗斯的航天事件占据头条时,也常常并不吸引人。

很多航天政策分析专家也不看好这个曾率先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至少在开创性领域的讨论中是这样的。乔治华盛顿大学航天政策研究所创始人约翰•劳斯顿强调指出:“俄罗斯的航天预算不足以支持其世界级的航天计划。”

当然,连批评人士也承认,由俄罗斯联邦航天局(Roscosmos,现为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制定的俄罗斯航天计划仍然相当活跃。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俄罗斯在2014年和2015年进行了更多的航天发射。到目前为止,俄罗斯是世界上唯一能定期将人类送往太空并返回的国家,每年将约4位航天员送往“国际空间站”(中国也能将航天员送入太空,但不定期)。实际上,在过去16年的任何时间里,太空中都有一位俄罗斯航天员。自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项目结束以来,美国的航天员不得不搭乘俄罗斯同行的便车,这有点令人尴尬。

但Roscosmos一直饱受严重问题的困扰,这些问题预示着未来前景不妙。为了对其如今所面临的挑战有些了解,值得回溯一下从苏联到俄罗斯,其航天地位是如何剧烈下滑的。

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似乎苏联做什么都是对的。在航天路上的每一步,苏联在每件事情上都是第一:第一个将卫星送入轨道,第一个将航天员送入太空,第一个将女航天员送入太空,并且第一个完成人类太空行走。苏联所取得的这些成就使美国感到羞辱,促使约翰•肯尼迪总统启动了昂贵而史无前例的“阿波罗”(Apollo)计划,在20世纪60年代末实现了美国人登陆月球。

在1969年美苏月球竞赛失败之后,苏联重新致力于月球、金星的机器人任务和地球轨道长期空间站任务。20世纪70年代初,苏联将其首个遥控漫游车月球车-1(Lunokhod-1)送到月球。之后,在70年代到80年代,将航天员送到礼炮号与和平号空间站,有时驻留超过1年,以深入研究微重力对人体的影响。这样的任务可能公众所知不多,但即使总体上处在落后状态,俄罗斯仍然持续掌握着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所缺乏的重要技术。

1991年,苏联解体导致其航天计划一落千丈。但通过加入“国际空间站”,俄罗斯在航天飞行上保持了稳定的立足点,此举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避免俄罗斯航天公司走下坡路。作为计划的一部分,俄罗斯同意为“国际空间站”提供关键部件,包括建造和发射空间站的核心舱,并让航天员搭乘“联盟”(Soyuz)飞船往返“国际空间站”。他们也在国际市场出售其航天技术,尤其是用火箭将外国通信卫星发射入轨。这在当时很少有国家能做到,至少很少有国家能便宜且高效地做到这一点。火箭发射加上“国际空间站”运输服务,一直是俄罗斯参与“国际空间站”的一个标志。2016年,俄罗斯还为欧洲客户发射了一系列卫星,以及俄罗斯国内的科学与军用卫星。

然而,Roscosmos深受腐败、管理不善以及权贵资本主义的困扰,这是后苏联时期经济的标志。在需要满足很高标准的航天技术领域,这些问题导致地面上的劳动力偷工减料。在过去的6年里,俄罗斯航天计划已遭受15次火箭发射失败,其中一些发射面对的是墨西哥和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这样的高端客户,另一些搭载了像“福布斯-土壤”(Fhobos-Grunt)这样的昂贵航天器。

“萤火一号”可能坠落地点。“福布斯-土壤”探测器轨道覆盖的地区非常广,包括美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中国、中东、澳大利亚、乌克兰与哈萨克斯坦等地。

俄罗斯在远东新建的“东方航天发射场”因为预算等问题一再推迟完工


腐败丑闻使东方航天发射场(Vostochny)的建设严重推迟,该发射场是俄罗斯在远东耗资30亿美元的新航天发射场。俄罗斯不得不继续依靠苏联时期建设的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发射场。东方航天发射场的延误带来了严重后果,在首枚火箭延迟发射后,普京总统在去往东方航天发射场访问时公开批评了航天局官员。伊戈尔•科马洛夫被任命为新的Roscosmos局长,这是6年里的第4位局长。

Roscosmos的优先项目也处于困境中。多年来,俄罗斯政府投资建造自己的“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LONASS)。但在苏联解体后,财政问题使该项目延迟。2011年,GLONASS最终完全运行时,其技术已过时,不得不被更新的型号所取代。西方因克里米亚问题对俄罗斯发起贸易制裁,也延误了项目所需要的电子器件的交付,使GLONASS的未来再次陷入了不确定之中。制裁与油气价格的急剧下跌带来了最严重的后果,俄罗斯政府因此大幅削减了未来10年超过50%的航天开支,从640亿美元减至210亿美元。相比之下,NASA、欧洲航天局(ESA)和日本、中国航天部门的开支超出俄罗斯很多,印度也在追赶。

吉姆•奥伯格是最知名的俄罗斯航天计划跟踪者和分析师之一,他总结道:“困扰俄罗斯航天计划的技术、运营以及财政困境的问题如此之多,令人担忧。”

但艰难时日并不意味着Roscosmos已经出局。NASA最近签署了一份协议,至少到2019年还将使用“联盟”飞船将美国航天员送往“国际空间站”。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LA)仍然依靠俄罗斯的RD-180发动机给自己的火箭提供动力。此举受到一些美国政客和竞争者的批评,但由于国会的努力,ULA公司获许到2022年前继续使用RD-180发动机。

展望下一个10年,俄罗斯有些大胆的项目。其中一个是Roscosmos与ESA在“火星生物学”(ExoMars)项目上的合作,该项目将研制一个非常复杂的火星地面平台,2020年开始在火星上工作。

俄罗斯还计划在2023年初研制出联邦号(Federatsiya)新型大型载人飞船,在2025年左右将航天员送入月球轨道,这与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简单绕月飞行计划有本质不同。到2024年,有可能看到一个永久的新型俄罗斯轨道空间站——从“国际空间站”分离出来的一个独立空间站。

当然,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经济的复苏和其政府是否能根除航天队伍中的腐败现象。但有理由认为,俄罗斯的航天计划将从急剧下滑中摆脱出来。正像航天记者阿纳托利•扎克所写的那样,与2000-2010年几乎从零开始恢复航天计划相比,最近的一连串问题并不算大。俄罗斯火箭的失败数量多,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发射数量大,并且俄罗斯正在修正火箭项目的结构性问题。现在俄罗斯新一代卫星已经具有强大的天基观测能力,其更具探索性的项目会为更多开拓性任务开辟道路。扎克写道:“这些任务中的每一个都将为俄罗斯航天业日益增长的工程潜力做出证明。”

正如最近其他全球事件所提醒我们的那样,忽视俄罗斯是鲁莽的。在接下来的10年中,曾经引领航天探索并取得过一些最伟大功绩的俄罗斯,可能会再次给我们带来震撼。


阿西夫•西迪基(Asif Siddiqi) 是纽约福德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教授,《红色火箭的光芒:航天飞行与苏联的想象力,1857-1957》一书的作者。


(作者:曲向芳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