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独家:奥巴马时代NASA在商业航天迈出了步伐,而在空间探索方面步履蹒跚

时间:2017年04月10日 信息来源:中国太空网 点击: 【字体:

(中国太空网讯,曲向芳编译)奥巴马政府下的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度过了充满活力的8年。“好奇”(Curiosity)火星漫游车成功着陆于火星,并发射了“开普勒”(Kepler)空间望远镜,用于发现太阳系外的行星。NASA的“朱诺”(Juno)探测器进入木星轨道,而“新视野”(New Horizons)探测器飞掠冥王星,标志着对这颗行星进行了首次探索。与此同时,NASA在低地球轨道保持了稳定的人类存在,并计划将“国际空间站”的运行延长到2024年。

尽管在奥巴马就职之前很多重大事件就已发生,但这位刚刚离任的总统在过去的8年里仍为NASA留下了大量的印迹。在航天界,奥巴马毫无疑问因致力于与私营部门更强健的合作伙伴关系而受到称道。奥巴马对NASA的地球科学项目做出了重大承诺,也在技术发展上支持对NASA进行了投资。

但奥巴马对NASA的决定并不都受到称赞。航天飞机项目在其任内终结,美国不与俄罗斯合作就没办法将航天员送往太空,而且奥巴马将NASA的注意力从重返月球转移到载人去往火星,致使NASA在最近几年经历了关键的转型。

接下来的几年,这些变化中的哪些将留存下来还尚未可知。总统大选期间,当选总统特朗普的顾问表达了对致力于太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的称赞。然而,这些顾问暗示,奥巴马加强NASA地球科学部门的所有计划可能被取消,NASA所有的气候任务可能转至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特朗普的顾问也认为深空载人探索应是NASA的一项重点,但至于NASA的下一个目的地——月球抑或火星——仍在猜测之中。然而,如果美国国会热衷于月球,那么月球可能将很快再次回到桌面上来。

一、好的一面

1. 强调商业化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NASA试验了以少干预的方法从私营部门获得航天器和服务。这是一个开展业务的新方法,NASA向商业航天业要求提供一种服务,然后授予一家公司或几家公司合同来提供这项服务。譬如,NASA在2005年建立了商业货运项目,并寻求能定期将货物运送到“国际空间站”的公司。通过招标,NASA在2008年授予轨道-ATK公司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合同来从事这项运输服务。

NASA一直依赖商业承包商建造航天器。譬如,航天飞机由北美罗克韦尔公司(North American Rockwell)建造,该公司现在属于波音公司(Boeing);大型外储箱由马丁•玛丽埃塔公司(Martin Marietta)建造,该公司现在属于洛马公司(LM)。然而,NASA的工程师在设计和建造这些航天器上起到推进作用,一旦建造完成,NASA在技术上就拥有了这个航天器。

在新模式下,私营公司为NASA开展服务,但NASA没有过多参与设计过程,且不拥有公司的航天器。乔治•华盛顿大学航天政策研究所所长斯科特•佩斯说:“这是一个政府签订合同的创新形式,它给予承包商更多自由。”这种业务模式具有双重用途。首先,NASA以较低成本获得所需要的服务;第二,公司得到资金研发一种能力——譬如进入地球轨道——以后能用来创造利润。SpaceX公司现在是一家重要的卫星发射商,这部分应归因于NASA的帮助。

利用这个模式的想法起源于布什政府,但在奥巴马时期,与私营部门打交道的这种新方法成为NASA的重点。NASA举一反三,创立并逐步扩大了商业载人飞行项目,该项目类似于商业货运项目,要求企业承担运送NASA航天员往返“国际空间站”的任务。现在SpaceX公司和波音公司正在研发用于这项任务的航天器,将在2018年搭载航天员进入太空。奥巴马时期的NASA过渡团队领导者兼NASA前副局长罗莉•加佛说:“让NASA认识到政府资助的部分空间项目交给私营部门,可以更加有效地开展,是我们很大的成绩。”

2. 地球科学与技术

在奥巴马政府开始时,最大的目标之一是将更多的资金投入NASA的地球科学计划,对旨在研究地球气候的卫星任务给予了高度重视。加佛说:“这是我从政府那里获得的一个方向:利用太空开展那些不只用于太空的任务。研究地球上的大气和影响成为一个真正的目标。因此我们大大增加了科学任务。”

这项议程在地球科学部门的资金上最为清晰。尽管有来自保守的国会阻力,但NASA地球科学的年度预算已从2007年的12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19亿美元,并且最近几年启动了多项地球科学新任务,其中包括最近的“飓风全球导航卫星系统”(CYGNSS)任务,设计用于更好地理解海洋风速并预测飓风。

加佛说,奥巴马政府的另一个优先项是强调技术研究与发展。NASA因此建立了空间技术任务理事会,2016年该理事会获得了6.87亿美元的年度预算。NASA还制定了战略空间技术投资计划,用于指导NASA最近几年的投资。加佛说:“近年来,这项投资实际上逐步减少到几乎没有的程度,我个人来看,奥巴马的重点是他信奉创新与技术——在公众当中和世界上进行更健康投资的能力。”

二、不好的一面

1. 太空探索目标从月球转至火星

奥巴马时期NASA的弱点当然是美国存在进入太空的空白期。随着航天飞机2011年退役——这是在布什政府时期启动的——美国不再拥有利用美国的航天器将航天员送往太空的手段。加佛说:“我的确问过大家,如果必须的话,是否还有办法扭转这一局面,大家都说没有。供应链条已被切断。所以首个任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我们花费在告诉公众航天飞机项目结束了。”

然而,在航天飞机退役之前,NASA在从事一些新计划:计划到2020年前重返月球的“星座”(Constellation)计划。该项目需要建造两种新型火箭,战神-1和5(Ares-1和5)。战神-1将用新飞船把航天员带入地球轨道,而战神-5将搭载所需要的供给和着陆器将航天员送到月球表面。然而,“星座”计划的预算让人担忧,在奥古斯丁委员会(Augustine Commission)对NASA未来的航天飞行选项进行评审之后,奥巴马彻底取消了“星座”计划。

奥巴马也使任何在其任期内重返月球的希望破灭。2010年在肯尼迪航天中心的一个演讲中,奥巴马宣布NASA不应重返月球。他在演讲中说:“但我必须坦率地说:我们以前已经去过那里了。巴兹(指阿波罗-11的登月航天员巴兹•奥尔德林)去过了。太空中还有更多有待探索,还有更多有待了解。”代之以重返月球,奥巴马说,NASA应致力于将人类送往一颗小行星,然后着眼于载人去往火星。此番演讲使任何载人去往月球任务的想法破灭,并产生了现在人所共知的“火星之旅”(Journey to Mars)——NASA在21世纪30年代中期将人类送往火星的目标。

加佛说:“‘星座’计划的取消,很多人认为是积极的,有些人则认为是负面的。有些人说我们实际上没有取消这个计划。”

这是因为“星座”中的很多计划被用于“火星之旅”。奥巴马要求NASA到2015年前设计一枚大型新火箭,但某些国会议员担心他们选区内的工程师随之失去工作。于是国会介入,并命令NASA开始研发“航天发射系统”(SLS)重型运载火箭,SLS的设计大多衍生于战神-5。NASA自此一直致力于SLS,但该项目受到预算问题的困扰。

与此同时,在NASA和国会中有些人并不接受载人航天飞行转至“火星第一”的计划,很多人仍希望去火星之前先去月球。佩斯说:“他们放弃月球的原因是:这是布什政府的决定。这是一项政治决定,所以提出火星和小行星作为新的或不同的选项。”因缺乏明确时间表,去往火星也不时受到批评,且该计划很可能需要大量的资金,远超NASA料想将获得的资金。

2. 没有发生的事情

NASA的很多载人航天飞行计划与其说是服务于科学,倒不如说更多的是服务于地缘政治。最明显的例子是“阿波罗”(Apollo)任务,该任务是冷战时期对苏联的一种力量展示。近期的“国际空间站”作为国际合作计划后加以研发,用积极的方式提供一个与俄罗斯打交道的机会。

但佩斯认为,奥巴马时期的NASA被打上了国际关系恶化的标签。“奥巴马政府所犯的一个错误是误解了空间领导地位的作用。过去这一领导地位是有关‘看看我自己能做什么’。如今在一个更加全球化的环境中,领导地位事关‘你能和谁一起合作’。”2013年,NASA退出“火星生物学”(ExoMars)火星探测任务是这种失误的一个主要例证。这是一项与欧洲航天局(ESA)联合寻找火星生命的计划,NASA起初本应为这项任务提供火箭。考虑到预算限制,NASA放弃了,迫使ESA转而寻求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Roscosmos)的帮助。

美国即使开展的“火星之旅”也于事无补。其他大型航天机构——ESA、Roscosmos以及中国国家航天局都想去月球,除了NASA之外,没人对火星任务真的感兴趣。佩斯说:“‘火星之旅’如此雄心勃勃,其他国家无法切实参与其中。”

与此同时,NASA也失去了创建新任务的机会。过去的8年中鲜有新项目获批,这或许是预算限制的结果。2012年,NASA宣布启动2020火星新漫游车,而未来去往木卫二的任务最终在2015年获得白宫的批准。最近,NASA批准了2个探索小行星的新任务。但没有其他大型旗舰行星探测任务。佩斯说:“过去几年所进行的投资都快用光了。任务数量一直减少,这对NASA继续向前将产生影响。”

正是因为势头不足,奥巴马为NASA所留下遗产的特点是“原地踏步”。奥巴马政府在商业航天和地球科学领域取得的进步令人印象深刻。但有很多领域,NASA或者没有探索或者没有正确处理。不清楚最终好的一面是否盖过了不好的一面。乔治•华盛顿大学航天政策研究所的创始人约翰•劳斯顿说:“这是一个有点停滞的阶段。没有取得重大的进步,但也没有重大的退步。奥巴马先生就任时,他和他周围的人希望做出改变,结果政治上比他所预料的更加艰难。”




(作者:曲向芳编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