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有取有舍,特朗普政府航天目标日渐清晰

时间:2017年03月31日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报 点击: 【字体:

blob.png

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1日签署了一项“过渡授权法案”,批准美国宇航局(NASA)的2017财年195亿美元的预算(比2016财年多出2亿美元,并要求美国宇航局研究2033年送人去火星的可行性。同时这份可行性报告被要求在180天内向国会提交。

   与此相关的一件事是美国白宫在3月16日公布了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纲要报告。其中美国宇航局的2018财年预算总额为191亿美元,比2017年下降0.8%。报告提议取消前任总统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小行星重定向任务”项目以及一些地球科学任务,但继续支持火星探索等深空任务。不过。这份报告还要经过国会审议。

   从“过渡授权法案”可见,美国航天的总体目标是要继续与其国际、学术及行业伙伴一道,“把人类触角拓展至深空,包括月地空间、月球、火星表面与其卫星以及更远的地方”,承诺继续发展猎户座飞船、大推力火箭SLS以及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广域红外巡天望远镜、火星2020漫游车、探测木星卫星木卫二的欧罗巴快帆船等。   

   在近地轨道方面,该法案确认将支持国际空间站工作到至少2024年,以及继续支持发展美国商业货运与载人航天,从而结束美国对俄罗斯载人飞船的依赖。

   在深空探索方面,该法案提出美国宇航局的长期目标是“拓展人类在近地轨道之外的永久存在”,其中包括“在另一个天体上建立潜在的人类栖息地”以及发展“繁荣的21世纪太空经济”。

   犹记得,特朗普在总统就职典礼上,曾说,他已经“准备解开太空的谜题”。从上述法案和2018财年美国联邦政府预算可见,特朗普已经表达了对载人火星探索计划的支持。保持美国在全球航天的领导地位,确保美国载人航天始终处于世界的最前端,一直是美国历任政府的基本国策之一。

   实际上,载人火星探索与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的理念是不谋而合的,因此,继续支持美国宇航局的载人火星探索任务就成为特朗普保留奥巴马政策的少数领域之一。

   与此同时,该法案也保留了美国重返月球的设想。法案要求2018年进行SLS和猎户座飞船的无人发射,紧接着在2021年进行一次前往月球的载人任务,未来再进行多次前往月球和火星的载人任务。这些任务能否如期实现,以及在不增加预算的前提下,如何兼顾载人火星探索和重返月球两大任务,尚待美国宇航局进一步论证。

   在目前的预算框架下,由美国宇航局来主导月球基地的建设和月球资源的开发的可能性很小,这些任务估计将由私营的商业航天公司来承担。

   所以在上述法案中也提到了这一点,美国政府将继续鼓励私营的商业航天公司进军航天领域。这不仅可以充分降低美国政府进行太空探索的开支,而且还可使美国航天工业在全球市场更具竞争力。

   特朗普团队认为,“公私合作将是航天计划的基石,这种合作不仅可以降低成本,而且能够为合作伙伴带来利益,使之可以跳出官僚架构和监管框架来思考问题”。除载人航天外,特朗普政府还计划为军事航天发展购买更多商业发射服务,以SpaceX公司、蓝源公司、统一发射联盟和轨道ATK公司为代表的商业航天公司将会得到更多的发展机会。

   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世界各国都十分关注美国航天界对特朗普航天政策的讨论。由上述法案和2018财年美国联邦政府预算可见,特朗普的航天政策,将保持美国载人航天探索的目标和政策的基本稳定。这将成为美国航天政策的基石。

   由美国载人航天的历史可见,由于缺乏前后连贯的稳定的载人航天计划,美国走了不少弯路。现在,特朗普支持载人火星任务的决定,打消了业界对美国载人航天计划经常会反复折腾的顾虑,这将对美国甚至世界载人航天的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

   显然,这场讨论也为我们提供了不少启示。当今,载人火星探测已成为人类其同的追求。一个系统且统一的规划至关重要。另外,商业航天公司需要在更高的层次、更广的领域、更深的技术上,进行挖掘和开发。


(作者:黄志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