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买不买俄航天“船票”?美国陷两难

时间:2017年02月20日 信息来源:解放日报 点击: 【字体:

2月18日,在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猎鹰9”火箭矗立在发射台上。 新华社/路透

据新华社洛杉矶2月18日电(记者 郭爽)通过俄罗斯联盟系列飞船运送美国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的美俄合同终止日期逼近,被寄予厚望的美国商业载人航天项目却可能再次推迟。是否继续向俄罗斯购买联盟系列飞船的船票,美国政府面临两难选择。
  自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退役后,美国运送宇航员往返空间站全部“仰仗”联盟系列飞船。为改变依赖俄罗斯的尴尬局面,美国航天局大力推动商业载人航天。然而,已与美国航天局签订合同的两家美国公司一再延误工期,很可能无法在2017年达到美国航天局提出的技术认证要求。美国国会下属的政府问责局16日发表报告称,美国商业载人飞船首飞时间或将推迟到2019年,而届时美国与俄罗斯签署的通过俄联盟系列飞船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的合同将会到期。
  如果继续购买联盟飞船座位,美国需要花多少钱,付出什么代价?如果不买,美国将面临什么风险?需要承担什么损失?

  下下之策

  上述问题的前提是美国持续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综合各方因素来看,这个原则基本不会动摇。一名内部人士指出,暂停美国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的存在,“必然是下下策”。
  从科研角度讲,国际空间站对推动航天科技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对美国未来前往火星和探索深空等项目意义重大。从经济角度讲,美国是国际空间站最大的投资方,如果不能确保宇航员不间断地往返国际空间站,美国将无法继续获得其在国际空间站巨额投资的回报。
  始建于1998年的国际空间站预计将延期工作到2024年。在此期间,需不断为其提供补给和维护。有数据显示,国际空间站维护费用总体上每年为60亿至65亿美元,其中美国负担一半,另一半由欧盟、俄罗斯和日本分担。
  自2000年首批宇航员进驻以来,国际空间站岗位从未出现空缺。“科学使用最大化”堪称是美国对国际空间站项目的优先考虑。因此,不仅暂停运送宇航员不是个好主意,对美方来说,最好还要在2024年前提高使用效率。

  “联盟”是道梗

  既然项目不能中断,就意味着在与俄罗斯签署的合同到期前,美国航天局需要准备好运送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的可行途径。也就是说,美国政府不得不再次考虑向俄罗斯继续购买联盟系列飞船船票这一方案。
  美国政府问责局日前已建议航天局制定包括这一方案在内的备选计划,以确保即使商业载人项目再度推迟,仍能在2018年以后拥有继续让美国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的能力。而如果需要从俄罗斯购买额外的飞船座位,合同处理过程通常需要3年左右时间,这就意味着美国政府需要尽快做出决定。
  继续向俄罗斯购买船票,这对美国政府来说无疑是个痛苦决定。除了情感上难以接受,经济因素更让人纠结。
  俄罗斯联盟船票一路飞涨,从2008年到2018年的单人票价已增长约372%。2008年,单人票价不到2200万美元; 美国航天飞机2011年退役时,票价已接近4000万美元;2017年,超过7000万美元;2018年,每张联盟系列载人飞船的船票价格约为8190万美元。
  与经济风险相比,继续从俄罗斯购票面临的政治风险更大。2014年4月,美俄关系因乌克兰危机持续紧张,美国航天局曾表示暂停与俄罗斯除国际空间站外的大部分太空合作。

  私企“压力山大”

  如果不考虑从俄罗斯购买额外联盟船票,美国商业公司研发载人航天项目将面临更大压力。
  美国航天飞机退役后,美国航天局最初计划于2015年推出商业载人航天项目。然而,美国国会当时对发展商业载人航天项目的资金支持力度并不大。
  2014年,美国航天局与美国波音公司和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签署总计68亿美元的合同,希望作为研发商业载人航天项目的双保险。随后,美国国会增加了经费投入,已基本可以满足美国航天局的需要。
  依照计划,两家公司需在2017年达到美国航天局提出的技术认证要求。但让美国国会和航天局失望的是,两家公司均可能无法实现2017年的认证计划。美国政府问责局指出,按照这一速度,美国商业载人飞船的首飞日期可能将推迟至2019年。
  两家公司迟迟没有达标,更多还是由于技术挑战以及研发经验不足等因素。业内人士指出,商业公司研发载人航天项目的途径以及“可以冒一定风险”的理念与美国航天局有所不同,商业公司载人飞行仍需达到航天局制定的多个标准。

  有无其他办法

  就空间站的重要性和投资金额来讲,俄方不及美国。而且空间站俄方系统也正在遭遇挑战,存在变数。除计划削减派驻空间站俄宇航员人数外,俄罗斯还计划控制空间站的维护成本。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俄罗斯联盟系列飞船的额外船票还卖吗?俄罗斯原先曾表示可在2024年前帮助美国运送宇航员到国际空间站,但由于两国关系一度紧张,俄罗斯曾表示将这一时间提前。2016年5月,俄罗斯航天局曾表达了不再续约的意愿。而俄是否在2018年后继续售票,可能还取决于美俄两国的微妙关系。
  美国也有可能寻求其他解决途径。比如,继续从俄罗斯购买联盟系列飞船船票,但不通过美国政府,而是通过波音公司等商业公司交易;或者延长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的驻站时间等。
  美国媒体分析说,美国航天局也可能将与俄罗斯方面商谈交换飞船座位的方案,即在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或波音公司开始执行商业载人飞行后,携带俄罗斯宇航员,用以交换此前通过联盟系列飞船往返国际空间站的座位。但这些方案美国政府均尚未确定。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