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多家智库学者建议特朗普重建美国航空航天力量

时间:2017年02月04日 信息来源:《现代军事》 点击: 【字体:

美国《航空周刊》、航空航天日报与防务报告等媒体近期频频撰文,回顾当选总统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一些迹象显示其计划推行罗纳德·里根式的国防建设。特朗普曾在竞选活动中保证,使美陆军现役员额增长13%,从47.9万增至54万;增编100架战斗机,总数达到1200架;使海军舰船从272艘增至350艘,这一数字甚至比当前308艘的目标还要多42艘。在下一届政府开始为满足这些目标考虑如何支出和减支的同时,《航空周刊》为特朗普团队征询了军事航空航天和防务领域的一些高级专家的建议。

这些专家建议下一任美国总统应当修复与军事领导层和防务专家之间的关系,更新轰炸机、战斗机和旋翼机机队,保护“三位一体”核威慑体系。专家认为应该对弹道导弹防御进行更多投资,或许可回归到天基导弹防御层计划,仿效里根政府的“战略防御计划”。有人呼吁重新启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22“猛禽”战机生产线,并增加F-35战斗机的采购数量。

随着美国太空系统面临来自俄罗斯和中国反卫武器的新威胁,是否应该重新考虑太空武器化的应对政策?如何应对朝鲜核武器?SpaceX、蓝色起源等商业航天创业公司能为军方提供哪些帮助?陆军是否需要变革性的新型旋翼机?这些都是新总统将要面临的问题。 

 

▲为了重建航空航天力量,特朗普应该培养更多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增加飞行员的飞行小时数、补充精确打击武器库存,并提高战备水平

1

美空军协会米切尔研究所负责人,退役中将大卫·德普杜拉

德普杜拉认为:多年来,美军兵力结构由任意的开支限制决定,而不是由国家安全战略决定。扭转这种战略-资源不匹配的局面已刻不容缓。新政府领导层需要充分资助航空航天和防御需求,以支持国家安全战略,防止任易开支限制主导美国的战略。在各军种中,空军受到冲击最大,成为迄今为止老化最严重、规模最小、战备水平最低的美国空军,不利于美国的空中优势能力。

德普杜拉建议:①部署120架作战编制的轰炸机(总共需要184架);②部署1680架作战编制的战斗机(总共需要2469架);③更换“民兵”洲际弹道导弹;④重启F-22战斗机生产线,将其升级为F-22B型,并向日本、英国、澳大利亚和以色列出售;⑤在2020财年之前,使F-35A产量增至每年100架。

2

美国彩虹独立研究所负责人里贝卡·格兰特

格兰特认为:特朗普应该解禁对于太空武器化的讨论,并规划支持商业和军事行动的太空防御新方法;还需要理清SpaceX、蓝色起源等新企业如何成为经过验证的重型国家安全航天发射企业。

为了重建航空航天力量,特朗普应该培养更多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增加飞行员的飞行小时数、补充精确打击武器库存,并提高战备水平。下一步需要淘汰老旧飞机,退役A-10、F-15和老旧无人机。由于F-35已证明其对于海军陆战队、空军和盟国的价值,还需要大幅提高F-35的生产速率。

对于未来作战,应保证新型B-21轰炸机项目稳步推进,采购经过验证的T-X教练机,重视现实与虚拟混合训练,使飞行人员准备好应对未来威胁。还应该指派专人负责构建下一代战场空间所必需的安全数据链路,使该负责人任职至少4年。资助有人驾驶飞机-无人机编队试验,积极推进定向能和高超声速武器发展,这些领域即将取得突破性进展。

海外反恐作战方面,应注重当地兵力与美军大规模空中支援的配合。

格兰特建议:①利用商业航天部门提供军事应用;②增加F-35的生产,退役老旧战机;③投资定向能和高超声速武器。

▲新政府将继续面临复杂的地缘政治态势,并将对防务建设形成新的紧迫意识

3

核安全与防御顾问彼得·胡西

胡西认为:首先,特朗普应充分资助核现代化工作,包括“三位一体”核力量体系中的所有元素(弹道导弹核潜艇、战略轰炸机和洲际弹道导弹);投资先进的导弹防御项目,保护美国国土以及海外部队和盟国;还应该采取政策和技术,保护美国不受电磁脉冲威胁。此外,新政府必须继续促进强健的航天力量采办与研究工作,注重利用盟国、商业航天部门,尤其要认识到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太空资产构成的新兴威胁。下一届靠政府必须与国会合作,增加对职业军事教育的投资。

胡西建议:①更新美国冷战时期部署的“三位一体”核力量;②强化系统安全,应对电磁脉冲威胁;③投资军事太空资产和防御系统;④投资职业军事教育。

4

蒂尔集团咨询公司负责分析的副总裁理查德·阿布拉菲亚

阿布拉菲亚对于特朗普当选有两点看法:首先,至少在短期内有利于防御。特朗普将急于证明自己的诚意,并表明他希望“重建美国军力”。这意味着有益的采办开支增长,其他国家也会因此而增加开支。其次,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并未得到民间大部分顶级防务专家和军方相关人士的支持,新政府需要修复与这些人才之间的关系。

阿布拉菲亚建议:①不要忽视研究、开发、试验与鉴定等必要流程;②修复与国家安全共同体之间的关系;③重新考虑对于国际联盟的消极立场;④在平衡军事开支增长、基础设施开支和减税的同时,不要忽视经济发展。

5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托马斯·唐古

唐古认为:新政府将继续面临复杂的地缘政治态势,并将对防务建设形成新的紧迫意识。随着俄罗斯和中国在多方面对美国构成挑战,对于战略力量而言,尤其要注意优先发展威慑能力以及核力量现代化如何适应需求,特别是要确保太空安全和导弹防御。在导弹防御方面,要注重美国本土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和可靠性,应对朝鲜日益发展的兵力和以往较少关注的其他威胁。或许可以不再禁止天基导弹防御层以及与俄罗斯新威胁之间的关系之类的主题。

唐古建议:①优先发展美国战略力量;②提高导弹防御体系结构的可靠性;③考虑在太空建立导弹防御层;④准备应对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新兴威胁。

 

3f89689b21a343ca82c0f27e8ab277c1_th.jpeg

 

▲新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将是与国会建立合作关系,以消除导致这些有害权衡的自动减赤预算上限

6

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马克·冈津格

冈津格的核心观点是:特朗普政府现在有机会创建一个重塑美国未来兵力的战略。该战略应该优先考虑恢复当前的战备水平、投资必要的现代化项目和增加某些军兵种的规模,以减轻高作战节奏造成的压力。国防部不能再通过削减兵力规模来资助现代化,或者通过降低战备水平来支持其他优先事项。

新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将是与国会建立合作关系,以消除导致这些有害权衡的自动减赤预算上限。为了维持世界一流的美军部队,国防预算需要由战略主导,而不是由任意的开支限制主导。特朗普政府还应该执行国会关于削减部分美军基础设施、削减采办项目不断增长的成本、退役不再需要的老化兵力的倡议。新政府还必须开始将新型成熟技术转化为采办项目,而不是继续投资似乎无休止的一系列实验和演示验证。

冈辛格建议:①通过支持“地基战略威慑”和“远程防区外武器”项目,现代化“三位一体”核力量;②研发和部署下一代无人系统,如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和无人水下潜航器;③部署定向能武器和其他非动能武器以及电子战套件;④更好地防护美国部队和基地免受空中和导弹攻击。

7

AHS国际执行董事麦克·希尔施贝格

希尔施贝格认为:伊拉克和阿富汗冲突显示出垂直起降飞机的重要作战效能。过去10~15年,对旋翼机投资的不足威胁到整个机队的长期性能、可维护性、生存能力和经济可承受性。近年来的投资只能满足传统飞机的增量式改进。除了V-22“鱼鹰”,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部署的所有旋翼机都是在越战期间或更早时期设计的。增量式现代化保持传统飞机运行和执行任务,但是付出了高昂代价。国防部研究已发现旋翼机能力的巨大缺口,包括性能缺陷、未被利用的自主性/协作性、不可接受的生存能力、态势感知能力不足以及高昂的维护费用。

希尔施贝格建议:①现代化现有的美军旋翼机机队;②通过改进的涡轮发动机、未来经济可承受的涡轮发动机和替代性概念等发动机项目,支持下一代发动机的研发;③投资可用于视觉弱化环境的先进传感器;④充分投资陆军领导的“未来垂直起降”项目的系列旋翼机。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