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独家:特朗普、马斯克、贝索斯、布鲁诺以及美国航天计划的未来

时间:2017年01月20日 信息来源:中国太空网 点击: 【字体:


09c92ee66216072_size63_w1195_h460.jpg


(中国太空网讯,曲向芳编译)自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他将对美国民用与军用航天项目做出什么选择,人们一直有很多猜测。特朗普的两位顾问在大选前为美国航天制定了一些目标:更多的商业合作伙伴关系;提高国防开支;推动高超音速研究;剥离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地球科学的资金。然而,大多数细节目前仍不明朗。

一个关键问题是,特朗普是否真正那么关心航天。考虑到他在大选期间的言论,这一点目前还难以下结论。

当首次被问及航天问题时,特朗普说,相比于载人探索火星,他更愿意修补美国坑坑洼洼的街道。特朗普已承诺开展大规模基础设施维修计划。据说在访问佛罗里达州期间,他攻击奥巴马政府破坏NASA和航天计划。大约在此1周后,在该州的另一个场合,特朗普又称赞NASA表现出色。

所以,NASA要么继续从事着伟大的事业,要么被看作是修补街道坑洼的一个障碍。假设特朗普真正关心航天,愿意出资让NASA再续辉煌,那么他可能做什么?他面临什么重大决定呢?

一、火星

一个重要问题是,这位新总统是否愿意让NASA继续致力于载人探索火星的长期目标,或者让NASA转向月球。

这两条道路的选择,对两位太空亿万富翁——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伊隆•马斯克和蓝色起源公司(Blue Origin)的杰夫•贝索斯——具有重大影响,两人对美国下一步在太空应该做什么持有截然相反的观点。另一位业界领导者托雷•布鲁诺(Tory Bruno)也会因NASA目标的选择而受到重大影响,他领导着美国主要发射服务商之一的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LA),马斯克也一直在努力进入ULA公司所占有的市场。

奥巴马政府一直在推动到21世纪30年代中期将人类送往火星的计划,该计划不支持重返月球。相反,这个计划将通过送航天员进入环月轨道和地月空间来试验去往火星所需要的技术。

该计划的关键部分涉及一项称为“小行星重定向任务”(ARM)的机器人任务,该任务将从一颗小行星上取回一块石头并将其带到地月空间,然后派航天员对这块石头进行检验和取样。

NASA正在研发两大型号来完成这些任务——“航天发射系统”(SLS)重型火箭和“猎户座”(Orion)载人飞船。NASA也已经启动深空居住舱的研制工作,多家航天企业已获研究合同。

批评人士抱怨奥巴马政府的火星之旅只是难以实现的花言巧语。没有切实的资金支持,建造、维护以及运行“航天发射系统”和“猎户座”都太过昂贵,美国不可能通过种方式实现火星探索计划的持续性。

美国国会从未对“小行星重定向任务”计划表示热情。结果是,NASA在此项目上所获资金很少。当特朗普在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职的时候,几乎可以肯定“小行星重定向任务”计划将被取消。

二、可能重返月球吗?

当4年前竞选总统的时候,纽特•金里奇(Newt Gringrich)提出了月球殖民地计划。他为此受到嘲笑,电视节目《周六夜现场》称金里奇是世界爆炸后的该殖民地总统。但作为特朗普的过渡团队顾问之一,金里奇可能会笑到最后。他最终会助力决定探索月球还是火星的问题,他赞成重返离地球最近的天体。

短期来说,月球之旅可能比去往火星花费更少。另一个优势是欧洲、俄罗斯、中国以及其他航天大国似乎对探索月球更感兴趣。这为建立国际伙伴合作关系以及共担成本与责任开创了机会。

欧洲航天局(ESA)局长提出了一个国际月球村概念,不同的国家可以为此贡献舱段和设备。他一直忙于在各航天国家中建立对该计划的支持。

按照NASA载人火星探索计划,波音公司(Boeing)提出了建立轨道空间站的想法,作为人类去往火星所需技术的试验平台,也可作为人类登陆外星之前的中转地,所以轨道空间站可能纳入月球村计划。

对于“航天发射系统”和“猎户座”来说,转向到月球这一目的地,从技术角度来说没有什么问题。由于缺乏美国国会支持,NASA在直接或仅用于小行星任务的系统上花费甚少。目的地的转换对NASA来说几乎不存在什么麻烦。

然而,“航天发射系统”和“猎户座”高昂的成本让NASA很是担忧。NASA正在寻求使其降低成本或补充甚至替代这些航天器的选项。NASA已发布了一系列信息请求(RFI’s),征集降低生产、运行以及维护这些系统成本的创意。RFI’s可能导致用SpaceX公司的“猎鹰重型”(Falcon Heavy)火箭和超重型星际间运输系统替代“航天发射系统”。“猎户座”则可能被SpaceX公司、蓝色起源公司或波音公司正在研发的飞船取代。

因此,特朗普政府在深空探测上会拥有更多选项。然而,任何会威胁到这两个项目的变动在政治上都是困难的。2009年,奥巴马就任后试图取消“猎户座”和“战神”(Ares)重型运载火箭(该火箭变身为“航天发射系统”),却遭到相关各州在国会的激烈反对,这些州都有数千雇员为这些项目服务。如今支持“航天发射系统”和“猎户座”的力量还是那样强大。

三、马斯克的“火星快车”计划

2016年9月,马斯克宣布了雄心勃勃的殖民火星计划,目标是在2024年将首位乘员送往火星。该计划中包括研发史上最大、最强的火箭,一次能搭载100人去往火星。马斯克设想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在火星上建立一个100万人的殖民地。

对该计划明显反应不一。一些人视其为大胆和令人鼓舞,认为此类设想自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宣布要载人登月之后就没有出现过。

其他一些人则认为马斯克的数字(预算、时间表或工程)无法自圆其说。在他们看来,马斯克完全是异想天开。

包括马斯克在内,人们在一件事情上取得了一致,那就是SpaceX公司没有靠自己实施这个计划的资金。该公司将需要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来运作该项目。换一种说法,要靠美国纳税人投入许多钱。

但考虑到特朗普的其他优先项目,火星计划能否实现是个问题。特朗普可能看不到马斯克建立火星殖民地为地球上的人类做备份生存空间的紧迫性。特朗普的反对者们可能不敢苟同他的政策,但即使这些反对者也能提出许多比载人火星探索更好的选项。

马斯克似乎打算尽其所能推动火星计划,希望以此建立自己的历史性功勋。SpaceX公司计划在2018年发射无人“红龙”(Red Dragon)飞船着陆到火星表面。然而,很多专家认为此次飞行很可能会延误2年,马斯克也承认“红龙”只有约50%的成功着陆概率。

当然,特朗普不能等待2年时间来看马斯克的火星探险进展如何,他需要现在或最迟在上任第一年的年末做出一些重大决定。

特朗普实际上怎样看待马斯克也是个问题。这位SpaceX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大选期间批评了特朗普,称其不适合总统工作。这是否将造成SpaceX公司与新政府之间的长期问题,尚不得而知。

四、特朗普对贝索斯与布鲁诺谁会更好些?

贝索斯对载人去往火星没有兴趣。这位亚马逊公司(Amazon)创始人的目标是航天商业化,让数百万人在太空生活和工作。他的蓝色起源公司正在研发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和航天器。特朗普政府将航天活动焦点转移到月球和地月空间,对他将会非常有利。

蓝色起源公司似乎不像SpaceX公司那么依赖政府合同。贝索斯眼下比马斯克拥有更多的资金。尽管所从事的航天活动水平较低,但即使特朗普决定让NASA继续致力于火星计划,贝索斯还是会继续谋求地球轨道和地月空间的商业化。

和马斯克一样,贝索斯也面临一个潜在的障碍。大选期间,因为特朗普攻击亚马逊公司逃避纳税和收购《华盛顿邮报》,贝索斯开玩笑地提议将特朗普发射到太空。而大选后,贝索斯又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祝贺特朗普当选总统。

贝索斯的航天商业化目标得到了合作伙伴ULA公司的支持。这两家公司联合研发了一款BE-4新发动机,将用于ULA公司新的“火神”(Vulcan)火箭和蓝色起源公司研制的两种大型运载火箭上。

在布鲁诺领导下,ULA公司已经制定了地月空间商业研发计划,在20年内运送1000人到那里生活和工作。其中一个关键要素是先进低温发展级(ACES)上面级,它将作为可重复使用的太空拖船,在地球、月球轨道以及临近空间转运物资。

五、前路

如果美国的航天目标从火星转向月球,对马斯克的长期计划将是一记重击。马斯克痴迷于在火星建立殖民地,他已公开承认需要政府的资金来实现这个目标。

作为精明的商人,马斯克和SpaceX公司毫无疑问将为月球和地月活动提供火箭和技术,所获收益会被用于支持火星探险。但与此同时,NASA专注于月球,将使之无法成为殖民火星计划的强有力合作伙伴。

接下来看华盛顿特区和纽约的高层人士们通过深思熟虑后会提出些什么,这将是件有趣的事。其中一个变数是NASA是否将真正拥有资金,全力实施月球计划或者火星计划中的一个。特朗普可能并不关心在其中任何一个计划上耗费资金和政治资本。


(作者:曲向芳编译)
返回顶部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