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独家:中国在太空的秘密武器

时间:2016年11月30日 信息来源:中国太空网 点击: 【字体:


(中国太空网讯)1999年,一位美国分析师首次将中国词汇“杀手锏”译成“Assassin’s Mace”(译注:Assassin意为“刺客”,mace指狼牙棒或钉锤之类的冷兵器)。尽管“杀手锏”尚未正式出现,但这个词汇在潜移默化中已经对高价值、高风险的导弹防御项目,太空武器项目以及美国普遍的反华言论给予了政治上与财政上的支持。

中国的秘密太空武器不是一种硬件或是一项技术,而是顽强与耐心。中国的顽强与耐心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载人航天飞行能力,建立取代美国作为全球空间领导者的观念。25年多以来,中国一直在研发载人航天飞行项目,正以引人瞩目的方式拓展其空间科学计划,拓展其宇航业对国家需求的服务能力,并逐渐具有国际竞争力。看起来,中国已经了解到怎样在可接受的国际框架内谋求其军事航天的雄心。

中国在1992年启动其称作921工程的载人航天飞行活动,这是一个三步走计划。中国自此循序渐进,实现了计划目标。第一步,中国展示了基本的载人航天飞行能力。目前是第二步,中国正在研发并试验先进的载人航天飞行能力,譬如交会与对接,并利用“天宫”空间实验室。这些活动和能力是第三步中建设完成一个载人大型永久空间站计划的先决条件。欧洲宇航员已在学习中文,当目前正在运行的、由美国领导的“国际空间站”在2024年后的某个时点停止运行时,中国的空间站将成为事实上的国际性空间站。

与此同时,中国通过“嫦娥”计划,一直在进行机器人月球探索。每次嫦娥任务在复杂性上渐次增加,包括将使用长征-5运载火箭发射未来的任务。人们一直推测,一旦中国通过921工程和嫦娥计划演示了所有必要的能力,就会宣布实施载人登月计划。2016年10月在墨西哥举行的国际宇航大会上,中国官员承认目前正在考虑这样一项任务。这些活动让中国处在全球媒体与公众关注的焦点上。

2016年9月,中国开始运行世界上最大的500m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考虑到FAST的尺寸与能力,全球的科学家们将对合作利用项目感兴趣,这将为中国的空间科学计划提供公信力和合法性,并打造中国的知识基础。而且,提升空间科学能力也增加了中国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在FAST之前的世界第一大望远镜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其研究获得了199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为了实现其雄心勃勃的计划,中国自力更生发展宇航业,使自己不依赖于其他国家。尽管中国以前因为在生命保障系统上没有经验,而从俄罗斯购买太空行走用的宇航服,但现在中国使用自己的宇航服。就大型航天器而言,中国宇航业不断增长的能力显然能够支持航天计划的远大志向。天津的巨大新工厂在2013年完工,面积估计大约为10万平方米。这足以为中国的空间站、大型军事卫星以及民用卫星建造并测试舱段。

中国的雄心包括获取军事太空能力,这已经成为现代化军事力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由于90%以上的空间技术属于双重用途,这意味着对民用与军事太空活动都具有价值。中国将空间能力的发展视为高回报率的投资。中国认识到美国从阿波罗计划中获取了广泛的利益,包括促进行业能力,提高学生对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领域的兴趣,提高国际威望、提供高技能的工作以及推动军事太空能力的发展。美国自冷战结束后享有太空的主导权以来,军事能力的发展是美国最大的关切。但物理和工程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在北京、新德里、首尔,与在莫斯科和华盛顿是一样的。这引导着其他国家去追寻被美国长期拥有的那种太空军事利益,也包括反卫星(ASAT)能力。

2007年,通过摧毁自己的一颗失效卫星,中国在低地球轨道进行了反卫星试验ASAT。此后中国没有再进行反卫星试验。然而,中国运用了一种可能从观察美国学习到的方法,进行了导弹防御试验,这种试验本质上涉及反卫星能力。中国已经学会在国际上可接受的规则内运作,从而避免受到更多指责,除了美国抱怨“要按照我说的做,不要和我一样做”之外。

从技术的角度来讲,中国并没有超越美国。可以说,大众之所以感到中国在航天领域正在取得领导地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中国正在进行的航天项目多么先进,而是因为美国无所作为。可以肯定地说,如果美国在航天领域积极进取,像当初建造“国际空间站”那样进行非传统的载人航天活动,那么中国的航天活动就不会受到如此多的关注。但现实是美国并没有这么做。因此,尽管中国现在的航天活动并没有超越美国40年前的范畴,但是中国发展更快,采用了全新而不是演进的技术,中国通过在航天领域的坚韧和长期目标使人们感觉它正在航天领域取得领导地位。

美国对NASA火星之旅项目所提供的资金不足,该项目的周期超过了美国人只能持续几年的注意力短周期(尽管奥巴马最近强调了火星项目,让它看起来像新的一样)。随着美国军事太空计划和对太空战的宣传,军事航天成为美国的引领性航天计划,美国民用航天的雄心已经丧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冷战期间,美国拥有和平探索的航天计划,苏联的计划被视为更加军事化。现在,美国的计划似乎更具军事性,而中国似乎主要在谋求民用发展与探索的目标。

中国将从其顽强与耐心中获得巨大利益。中国已经打造了一个展现耐力和领导地位的航天计划。考虑到领导者可以合作,这将具有重要的区域和全球地缘政治与地缘战略意义。


作者琼•约翰逊•佛瑞思(Joan Johnson-Freese)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家安全事务教授,《21世纪空间战争:武装天堂》(Space Warfare in the 21st Century: Arming the Heavens)一书的作者。




(作者:曲向芳 编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