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独家:航天任务部队,训练明天的太空作战人员

时间:2016年11月08日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网 点击: 【字体:

(中国太空网讯)编者注:2016年7月15日,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AFSPC)发布了题为《航天任务部队,训练明天的太空作战人员》白皮书,阐述了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针对未来空间力量运用的理念,特别是给出了一些新的概念和定义,强调了转型的基本指导原则。现将该白皮书摘要译出,仅供参考。

虽然世界关心避免太空军事化,潜在的敌人还是认识到,对太空的利用是美国军事力量的一项优势,并且正在积极部署相关系统以阻止美国在冲突中利用太空。此事并不是没有优先权的。在几个世纪里,美国各州武装部队、海军和空军保卫着美国利用全球公共陆地、公海和公共空域的权利。确保美国利用外层空间的权利是对美国确保使用全球公域的传统原则的直接延伸。

太空作为全球公域,对于商业是至关重要的,对于联合作战和全球稳定也是一个关键性要素。对于美国及其盟友、伙伴来说,太空已经不再是一个可以不受惩罚地作战的庇护所。虽然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在提供国防关键性太空能力方面已经有着很长的历史,但这种用于支持过去几十年太空操作的训练和能力,与今天要在这种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CDO)的环境中作战并取胜所需要的能力相比,是不一样的。

一、航天司令部司令的意图

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的意图是通过实施航天任务部队(SMF)来实现文化转型,这是一种新的高级训练和力量表现模式,能够让美国航天部队做好准备,迎接当今太空领域的挑战,确保能够向今天及未来的联合部队提供至关重要的航天能力。这项新手段的成功与否取决于航天部队官兵,他们承担着保卫太空行动自由的职责,应当做好准备承担保卫太空公域的任务。

二、适用范围

这项转型适用于航天司令部所有单位和整个航天任务群体,包括所有操作员、任务支持人员、情报人员、司令部参谋和支持空军空间操作的采购人员。所有航天任务群体必须积极投身于这次转型,并在履行日常职责中专注于创造一种能够实现空间优势的能力——一种能够以美国选择的时间、方式和手段采取行动和产生效应的能力——同时拒止敌方拥有这种能力。

由于将这种能力集成到全军之中是航天任务部队成功的关键,因此航天司令部将与空军预备役部队成员紧密合作,确保他们的作战和训练能够补充并加强航天任务部队的总体结构。

三、目的

本白皮书描述了航天司令部训练和部署航天力量来迎接现今及未来挑战的方式。敌人已经研制和部署了能用于干扰和拒止美国及其盟友、伙伴按照自己的方式操作航天系统的能力。

因此,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必须组织、训练和装备自己的航天力量,以保持警惕,必要时保卫自己在各种冲突中从空间获益的能力。今天,美国的空间操作人员接受的训练是设法减缓环境风险和人为风险对复杂空间系统的影响。随着针对这些系统的军事威胁不断加剧,美军的训练必须有所转变才能应对这些威胁。美国航天力量必须演示能让理性对手做出反应的能力,并且在这类环境中作为战斗人员采取行动,而不仅仅是提供航天服务。

加固这种转变的基础是一个新的重点,要求强健的、有行动力的情报活动,对潜在对手的能力和部署原则做全面分析,具备快速行动、传播信息、面对威胁时采取恰当反应的能力。类似的,航天任务群体的采购部门也必须获取能够在面对这些威胁时更有效运行的系统和能力,以及能使美国航天部队做好准备面对广泛挑战性场景的强健训练系统。如果不能迅速实施这样的转型,美国将会失去在太空的竞争优势,危及美国在各领域成功对抗敌人的能力。

这样的转型要求美国航天部队全体超越现状,采用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TTP)以慑止攻击,如果威慑失效则能采取敏捷而从容的行动。美军必须通过转变组织、训练和装备的范式来维持竞争优势,以此超越对手,这些对手在空间和美军有竞争。这需要美国挑战当前的习惯,重新评估现有的所有流程,来推动研发、部署新的解决方案,包括有机的指示和预警,星上防护设备,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以及其他能够增强取胜能力的解决方案。

四、定义

如同我们定义和使用了航天任务部队的概念,空军航天司令部将会从其他领域吸收和采纳使用已经得到验证的作战艺术原则,并应用到外层空间。我们还将剪裁那些已经得到验证的方法、原则和条款,以适用于我们独特的领域,并应用到以下定义中:

航天任务构成(Space Mission Enterprise)包括航天司令部的所有要素,包括采购、发展、操作、训练和支持美国空军的航天力量。

航天任务部队是所有构成空军航天系统操作的单位和人员。主要是从军事驻地实施操作的人员,也是能够操作武器系统和在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环境下执行任务的战备部队。

现有航天人员计划(RSP)的训练计划和伙伴战备情报计划是持续增强航天任务部队技能和熟练程度的计划,作战航天人员训练计划包括持续训练(CT)和高级训练(AT),用来平衡武器和战术流程,以持续发展、试验和训练创新战斗流程。

航天任务特遣队(SMTF)是航天任务部队的组成要素,由空军派遣给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CDRUSSTRATCOM)执行作战任务。需要指出,多数航天部队是在军事驻地内执行任务的,这些部队包括空间操作员、任务计划员、情报员、航天武器系统和其他必要设备,以及支援。

高级训练是一组正规的训练需求,旨在增强推动航天任务部队的技能、知识和竞争力,以确保在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环境中完成任务。高级训练专注于对当前和未来威胁做出响应并击败对手的训练需求。

五、执行

航天任务部队的工作重点聚焦于两条主线:训练和力量输送。首先,在航天任务部队结构内建立战备人员计划,用来增强训练,并创建一种能够在面对动态而多样威胁时执行战区指挥官指派任务的部队。

其次,航天任务部队调整兵力派出、指挥和控制结构,与其他美国空军战斗部队保持一致,以此提升相互理解,为战斗指挥官提供透明度,用于掌握所能使用的力量和战备程度,并为有效的战备航天人员计划提供可持续的驻地修正周期。

1. 作战航天人员计划的训练方案

作战航天人员要遵循以下原则:

增强作战航天人员对于个人训练和流动性(currency)的责任感。

接受超越现有经验和极限的训练,甚至达到可能面临任务失败的程度,以促进学习和成长。

在航天部队中创造一种持续自我提高和有益竞争的文化。

接受严厉的询问流程,以确认错误的根本原因,启动新的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的开发。

最低程度的实践训练练习使用实战型的授权,通过任务型的指令达成指挥员的决心。

上述原则有助于创建一个综合性的训练计划,在不同操作和威胁场景下持续增进个人的业务熟练程度和航天值班人员(spacecrew)的效能。作战航天人员使用灵活的流程,从指挥员为单位和任务指派的训练目的起步。该单位必须建立更高、更严格的训练标准,致力于在不断增加的威胁和复杂场景下提高战斗能力。由于当前范式对武器系统操作给出了最低技能要求,作战航天人员需要持续提高在不同威胁下的武器系统操作技能。

作战航天人员取得成功的一项关键是得到增强的训练环境,其中包括地面和在轨模拟器及训练设施。这些训练设施必须能模仿真实世界中的系统、威胁和环境,使人们可以针对一个理性的对手开展多系统、多领域的训练,允许最大程度的可靠性和挑战性训练,同时在此环境中确保安全、保密和快速响应。

为了保证在此新训练范式下发展起来的技能是正确的,迫切地要求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机关、第14空军联队、第25空军联队、国家航空航天情报中心(NASIC)、空间安全与防御计划局(SSDP)及其他辅助单位对每个任务领域的威胁环境建立一种综合性的理解。空军航天司令部将吸纳和剪裁已经得到实践证明的流程,包括威胁评估团队(TAT)和它所支持的战术及对手研究要素(TASE),用以确定潜在对手最可能带来的、最危险的情况。战术分析和报告计划流程(TARP)期间的威胁分析,要与空军集团军(C-NAF)给出的优先级事务相结合,至少每年通过可靠性训练评审委员会(RTRB)审查一次。这将推动训练方法、训练设备、其他物质和非物质的解决方案的改变。

可靠性训练评审委员会的目标是尽可能扩大资源,提供最有效、最可靠的训练,以作战航天人员计划备忘录(RTM)的形式公开出版。该备忘录用于补充空军指示(AFI)中给出的训练要求,专注于针对目前最高优先级威胁和部署计划的训练。

作战航天人员计划可以基于可靠性和挑战性训练为开发、验证和提升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提供条件。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将与美国空军作战中心合作,根据空军战术、技术和流程(AFTTP3-1)版战术手册为每种主要武器系统测试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并汇编成册。

有效的持续训练和高级训练计划必须能通过建立和增强武器系统知识和武器系统部署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从而增强基础训练。这种基础训练将增强航天值班人员在以下四个领域的认识:对于任务成功的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挑战,防御型战术、技术和流程,系统和运行的集成,任务计划和对当前及未来威胁环境的报告。

训练内容应当能够将航天值班人员推至个人极限,驱使他们发现新的、更好的方式来实施操作。以下是一些训练内容的案例和方法,航天部队可以用它们来平衡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操作准备工作:

-以经过剪裁的、所期望的学习成果和高保真度演习的训练和真实演习输入为战术和操作级操作人员的主要训练教材,这两类人是主要训练受众,演习重点在于集成、指挥和控制。

-将全部航天值班人员置于贴近真实的模拟器中进行演练,以尽可能增强场景保真度,尽可能多地学习经验教训和所开发及验证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

引入活动-可视-建设性(LVC)混合技术,以尽可能提高收益。

-参加多领域集成的演练,包括航空、网络空间和联合部队。

-确保操作人员具有积极研究敌人的能力,学习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以及条令,并作为他们训练的一部分,这需要得到情报界的直接支持和集成。

-在实兵对抗训练中针对专业化、理性的对手引入太空入侵者角色,复现已知和可预测的威胁,经常性地采用对手的作战思想,以及创新的战术、技术和流程。

-积极参加武器和战术论坛(WEPTACs)、以及战术评估委员会和可靠性训练评审委员会的活动。

-参加相应的演习来增强对未来作战概念的理解。

虽然空军联队、大队、中队、分队和任务指挥官已经对自己的训练计划了如指掌,每个航天值班部队的成员都有很大责任努力提高他们从自己的训练中得到的收益。各级指挥官应当确定航天值班部队成员的项目和角色,无论参加什么项目类型的训练,航天值班部队成员都有责任了解、跟踪、计划和实施所有个人训练要求。

航天值班人员管理是战备航天人员计划的另外一个关键要素。严格的航天值班人员管理可以帮助作战指挥官评估并保持航天部队的流动性、业务熟练程度和战备程度。为了保证将最有经验的操作人员集成到作战行动中,航天任务部队废除了操作人员和日班人员之间的区分,将所有操作人员都编制成航天值班人员。一些领导职位和部分专家同时处在休整和航天任务特遣队的状态,他们的日程表可能看上去依然是传统的日班。但即使是这类部队,也需要完全集成到作战中。

航天任务特遣队转型的另一个关键是把作战职责和服务相关活动区分开来。传统上,太空作战人员将其时间、精力和重点在其作战责任中划分,由于重复训练和其他相关业务职责,使其不能保证在所有活动中表现出最佳成绩。例如,航天部队人员无法从演练中获得全部益处,因为他们没有时间与实际操作领域的人员分享。在航天任务部队中,航天部队将在航天任务特遣队作战轮值和休整之间平均分配时间,休整期间主要承担服务相关职责和训练。

各级指挥官都应当在航天任务特遣队期间积极监视下属航天值班人员的业务熟练程度,直接给出必要的训练指导,以保持下属人员在关键任务上的熟练程度。

2. 驻站期间的活动

实质性的驻站期间要保证人员有足够的时间来实施必要的训练,为下一次航天任务特遣队轮值做好准备。航天部队人员投入专用时间来接受严酷的训练,这种训练制度对于在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环境中取得任务成功有着基础性的作用。在驻站期间,操作员必须重新建立起针对武器系统任务的流动性,这在航天任务特遣队作战期间是无法看到的,还要完成本岗位的航天部队指导人员和评估员升级训练,这些人已经为履行这些职责做好了准备。驻站期间同样也是参与演练计划会议、参与操作人员补充性交流、接受个人军事教育课程的时间。

驻站期间的主要目的是使航天部队人员尽力完成一个严格的训练循环,包括威胁训练和用于加深他们对武器系统知识掌握的先进课程、桌面演练,接受训练以更好地理解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环境,作战集成训练,环境效应训练,以及对手可能如何阻断或干扰任务的完成。这些训练必须包括大规模部队的继承演练,例如航天部队人员必须真实参与的“红旗”演习,实兵对抗场景,与其他战术和作战部队混合训练,专业化的敌军模拟或威胁复现。

六、进入航天任务特遣队之前的评估

在轮值到航天任务特遣队之前,航天值班人员应该接受评估,以确定其能否参加航天任务特遣队,并评估他们的战备程度以及是否为他们的作战任务做好了准备。这类检验是对人员在预期的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环境中执行战斗指挥官(CCDR)操作的整个能力的评估,为他们即将执行的航天任务特遣队轮值做好准备。这类竞争性、退化的、行动受限的环境应当为基于当前及可信的威胁信息提供真实的场景,创建最相似、最危险的战争条件。中队指挥官应当利用这些评估来检验航天人员进入航天任务特遣队轮值的战备程度。

航天任务部队的架构为中队和联队的武器军官们设置了大量的职责来积极开发和管理高级训练手段,还设置了相关的流程来发展熟练的、有能力面对任何空间威胁的航天人员力量。美国空军航天部队的武器系统军官必须通过发展创新性的训练场景来引导航天部队人员针对威胁提取出有重要意义的解决方案,以此增强航天部队人员达成战斗指挥官任务目标的能力。航天任务部队还高度重视情报操作员和分析师,他们使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在航天相关威胁数据的情报任务规划,情报采集、处理、开发和传播方面,成为高要求的客户。

情报人员和数据应当充分集成到所有航天部队人员职能中,包括各层次及近中远期训练、任务计划、执行和报告。

七、航天任务部队的组织、指挥和控制

战斗空军部队(CAF)、部分机动空军部队(MAF)和空军特种部队(AFSOF)作为美国空军远征中队、大队、联队和特遣队供战区指挥官调遣。鉴于海外作战的特点,这些部队要周期性地暂停作战任务,回到国内驻地休整,由具备类似资质的部队替换,而这些替换部队是刚刚完成为其指派任务而剪裁的训练。

这些休整部队从应急任务中放松下来,利用驻站周期来进行高级训练和其他业务功能。这些部队的编成也从作战能力组织转入基本建制单位,称为“部队类型编号”(UTC)。

航天任务部队将以类似的形式组织起来。但是由于多数航天部队都是“航空部队”或“远征部队”,他们将组建成与特定任务相关的作战“部队类型编号”,融合到航天任务特遣队中,接受航天任务特遣队和战区指挥官的指挥。航天任务特遣队下属的部队将编组为航天任务联队、大队和中队。各级指挥官将具有双重职位,一个属于战略司令部,一个属于相关军种的保留职位。

八、结论

美国在空间面临着现实和未来的挑战,要求立刻对组织、训练、装备和部署做出改变。航天任务部队概念展示了美国应当如何迎接这些挑战。航天司令部全体人员应当不折不扣地执行上述理念。

航天值班人员是美国航天司令部的先锋。我(译注:指航天司令部司令)期待这份总司令官(MAJCOM)训令能使我们专注于执行这个关键性的理念,更重要的是,推动航天任务部队超越美国航天部队最初的工作。美国和美国空军需要受过专业训练的、专业上领先的航天值班人员出现,能够在作战条件下完成任务。这是我的全部希望。


(作者:俞盈帆 编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