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华裔航天员与美国航天政策专家:美中不会上演美苏式太空竞赛

时间:2016年10月28日 信息来源:环球网 点击: 【字体: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神舟十一号飞船10月17日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后,中国航天的新进步使部分美国舆论感到焦虑,老调重弹中国要与美国“太空竞赛”甚至“太空军事化”的文章又开始不断冒出。近日,《环球时报》记者就美中是否存在太空竞赛、国际太空合作重要性、太空探索未来发展趋势等问题专访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航天员、国际空间站前站长焦立中(Leroy Chiao)博士和美国传统基金会资深研究员、美国航天政策专家成斌 ( Dean Cheng) 博士。作为第一位“漫步”太空的华裔航天员,焦立中曾“警告”说,“美国国会有人想方设法排斥中国,这就注定美国将继续其载人航天的衰落”。成斌也多次强调“中国已是国际太空的强大国家”。在这次访谈中,两位美国太空专家观点一致——美中两国没有当年美苏之间那样的太空竞赛。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航天员、国际空间站前站长焦立中


环球时报:总有些媒体炒作中美搞“太空竞赛”,从美国航天政策角度看,美国和中国是否真的存在太空竞赛?


焦立中:我不认为美中存在太空竞赛。当前的局势与50年前大不相同。当年是美苏竞争。而当前中国载人航天业发展步伐稳健,美国则将重点更多放在低轨外深空探测的硬件建造上。当然,美国太空发展的目标不很确定,新一届总统上任后很有可能会对太空发展的重点做出改变。


成斌:我不认为美中之间有太空竞赛。当年的美苏太空竞赛,双方在数周或数月内各自会在太空领域有所举措,先是载人航天而后是太空行走,在这些方面的(竞争)都在试图对对方进行“挑衅”。而美中两国不存在这样的竞赛,特别是在太空方面,不存在当年美苏那样的举措。中国有正在进行的状态良好的太空项目,如天宫一号、天宫二号,以及神舟三号至神舟十一号,中国并没有用自己的太空项目来和美国抗衡。同样,美国也没有以中国太空项目的发展为缘由来发展自己的卫星、(加快)卫星发射能力和其他太空项目。

20161026071548710.jpg

美国传统基金会资深研究员成斌


环球时报: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担心美国失去“航天第一”的位置。美俄等航天超级大国当前正面临哪些挑战?


成斌:俄罗斯面临的挑战是太空经费“花光”了,而且他们从事太空项目的人员年龄太大。美国太空项目总是面临这样一个现实:不仅目标不够明确,且总在追寻新的目标。每届美国总统上任后都会对太空发展的重点做出改变,即将到来的总统换届也不例外。对于美国来说:太空应有长期、固定的目标,这样无论对项目管理的持续性,还是经费充足稳定都有益处。


焦立中:美国、俄罗斯面临的挑战是两国已经成功地进行了数十年的载人航天和探索,以至于人们对此已习以为常不再予以重视,我们成了自身成功的牺牲者。我们需要更为大胆的设想并设立新的目标。


环球时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参与太空国际合作的意义是否越来越重要?


焦立中:我倡导美中太空合作,这对双方均有益。中国宣布其空间站建成后可对国外航天员开放,这是很好的国际合作理念。


成斌:中国一直对参与航天国际合作感到自豪。我好奇并想看到中国下一个航天白皮书会提到哪些与其他国家进行太空合作的有趣细节。再有,我认为需要将商业卫星的出售、提供商业卫星发射服务与太空合作的概念区分开来。当然,中国在航天方面已有很多国际合作,如与巴西联合研制生产的中巴资源卫星、中国与俄罗斯合作卫星(导航)地面站等。


环球时报:从专业的角度看,世界太空探索有哪些前沿发展?


焦立中:和许多业内人士一样,我认为致力于探月项目的国家应采取联合行动,共同建立国际月球基地,而美国应理所当然地成为这一行动的引领国,因为美国是迄今为止唯一进行过载人登月的国家。这一努力有助于改进美国与国际空间站各伙伴国及中国的关系。这是我的观点。


成斌:当前太空发展最为前沿的是对外太阳系的深空探测,美国在这一领域最为领先。我很感兴趣地看到:中国打算加入到深空探测的项目中。在深空探测领域,当前除对火星的探测着墨多些外,对木星、土星等的探测仍留给各国很大的机会空间,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大家并未深入展开。


(作者:温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