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独家:英国脱欧表决促使欧洲航天界竞相寻求应对措施

时间:2016年10月27日 信息来源:中国太空网 点击: 【字体:

(中国太空网讯)英国在2016年6月23日表决决定脱离欧盟(EU)。从6月24日凌晨开始,英国即将脱离所有欧洲空间计划的可能性像“天塌下来”一样,迫使其他国家做出反应。

欧盟官员称,在英国书面通知欧盟委员会(EC)其脱离欧盟的意图之前,英国对欧盟的权利与义务不会有任何改变。一旦英国发出正式通知,在实际脱欧之前仍需2年的谈判时间。

管理大部分欧盟航天业务的欧盟委员会发展理事会总局副局长皮埃尔•德尔索(Pierre Delsaux)称,欧盟委员会将不会针对英国脱欧的选举结果做任何改变。“在他们(英国)实际脱欧之前,他们仍然在欧盟内,而且是100%在欧盟内。我深知在英国正式脱欧前的一段时间内所做的决策将具有深远后果,但我们无法因为预期英国脱欧而在此时开始在工作中对英国区别对待。对于长期的后果,当我说‘我不知道’时并未隐藏任何事情。我不认为任何人此时能够洞悉长期后果。”

英国在泛欧(pan-European)航天计划中承担行政和资金两种角色,前者即参与由22个国家组成的欧洲航天局(ESA),为此英国需要支出自身75%的航天预算。ESA并非欧盟机构,且不受欧盟成员变化的直接影响。

尚无英国官员声称脱欧公投结果将导致英国全面脱离欧洲事务,因此无须担忧ESA的计划会受影响。

对于由30个国家组成的位于德国达姆施塔特的欧洲气象卫星组织(EUMETSAT)而言也是一样的。与ESA类似,欧洲气象卫星组织并不为欧盟工作,拥有独立预算且并不从欧盟总部布鲁塞尔接收指令。

一、一系列欧盟空间计划

一旦英国发出脱欧信函,就会导致形势复杂化。

欧盟拥有欧洲“伽利略”(Galileo)定位、导航与授时(PNT)卫星系统,“哥白尼”(Copernicus)环境监控系统[编者注:“全球环境与安全监视”卫星网络(GMES),现改称“哥白尼计划”]及其“哨兵”(Sentinel)系列地球观测卫星。“伽利略”和“哥白尼”此时处于完全开发阶段,通过欧盟的7年期财务框架获取资金和部署卫星。当前预算周期涵盖2020年。

欧盟委员会已聘用ESA作为上述两项计划的技术管理者,很类似于欧洲气象卫星组织与ESA关于新一代气象卫星设计的合同。

ESA于2016年7月19日为“伽利略”计划进行下一代卫星的招标。空客防务与航天公司(ADS)及泰雷兹-阿莱尼亚航天公司(TAS)作为现任供应商投标。德国OHB公司也将参与竞标,英国萨瑞卫星技术公司(SSTL)将作为OHB公司的卫星载荷开发者参与投标。

欧盟过去一直对非欧盟公司在“伽利略”计划中承担主要角色感到恼火。当前的问题是,欧盟委员会能否容忍英国萨瑞卫星技术公司建造的载荷无法在英国脱欧程序完成前发射。

ESA导航部主任保罗•维尔霍夫(Paul Verhoef)称,他将按照英国未脱欧的情况来管理竞争,对英国投标者没有偏见。OHB公司的执行总裁马可•R•福克斯(Marco R. Fuchs)称,OHB公司不打算变更团队,让已赢得22颗“伽利略”卫星合同的萨瑞卫星技术公司承担一线角色。

并非欧盟成员的挪威一直被禁止参与“伽利略”计划,直到与欧盟签署安全协议为止。英国在正式脱离欧盟的时刻也可以签署类似协议。

“伽利略”计划的复杂性不仅限于轨道。系统的公共安全服务(PRS)是加密、保密,并为欧洲应急服务与警务所设计,同时也可为军方所用,如同美国GPS系统的军用编码。

通过对成员国政府提供加密密钥,可以允许其访问PRS。两个“伽利略”安全监控中心对PRS的性能进行确认,同时管理所有对PRS的访问。一个中心位于法国,另一个位于英国。英国脱欧后会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吗?

欧盟的7年预算也涵盖了“地平线2020”(Horizon 2020)研发计划,资金分布于多种前期商业航天项目。英国在其中十分活跃。

一批涉及“地平线2020”的企业和机构组成的集团在2016年6月28日发布声明,题为《2020愿景:“地平线”网络》(Vision2020:The Horizon Network),谈及了英国在其中的参与活动。

“‘地平线2020’计划与英国成员紧密合作,而关键政策在国家层面和欧洲层面的利益干系人都在澄清下一步应如何行动。”集团的董事阿卜杜勒•拉西姆(Abdul Rahim)说道。

“英国至少还要在欧盟中停留2年,因此在‘地平线2020’计划中英国的状态不会立刻发生实质变化,”拉西姆说道。“‘2020愿景’(Vision2020)计划希望欧盟委员会能够履行所有已有的‘地平线2020’协议,英国依然作为欧盟成员时所有新签署的协议应当全部得到履行。”

英国政府已经建立了11个模拟不同产业经济活动的“投石器”中心(Catapult centers,译注:其概念类似于产业孵化器)。卫星应用孵化器得益于ESA将其电信中心理事会搬迁至牛津郡的哈维尔,以成立欧洲空间应用与电信中心。

欧洲卫星应用孵化器执行总裁斯图尔特•马丁(Stuart Martin)称,其“地平线2020”运营产业链并不大,但在持续增长。“从战略角度它将成为我们工作中更重要的部分,因此需要对此进行审核。”对于英国脱欧的结果,马丁如是说。

但是大部分搬迁至哈维尔的公司都是试图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其产品的欧盟公司。马丁说,对它们而言,只要英国保持当前增强其航天形象的政策,什么都不应改变。

“对英国版故事而言——吸引对国内的投资成为最佳商业地区,仍然是一样的,”马丁说道。“搬迁至英国的美国、加拿大及其他非欧盟公司主要是在为ESA计划工作,这不会有什么变化。它们在这里利用英国航天产业的增长——即在我们对ESA的承诺中,也在我们的国际计划中,由此获得的利益并未改变。”

英国政府和英国工业航天产业设立了野心勃勃的目标:在2023年前,使英国在世界商业航天市场份额增加至10%,而不是现在的6.5%。

近年来,英国航天产业的增长远高于英国整体经济的增长,2013年产值为118亿英镑(按当时汇率约折合190亿美元),直接提供超过35000个就业机会。

许多美国、加拿大、法国、大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公司亦在英国成立办事处,因此拥有了获取ESA及欧盟航天项目资金的渠道。

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投资是基于对未来ESA预算和英国在其中占比的预估——2016年3.25亿英镑(折合3.69亿美元),投资决策在今日如同昨日一样有效。

但是,随着欧盟在航天事务中的参与程度不断扩大,及其2个龙头级基础设施计划——“伽利略”和“哥白尼”——将是永久性的,产业上的思量将更为复杂。

二、进入欧洲的关口?

英国继续保持ESA成员国身份和英国-欧盟条约,是否能够保证非英国公司采用当前的英国经营策略?答案并不清楚。

英国经济以其服务,尤其是金融服务而享誉,但是空客防务与航天公司及英国航天公司(Space U.K)是主要的硬件制造商,而且在英国是处于主导地位的航天集团。

如果当前对空客防务与航天公司而言,很难找到公正的理由将在欧盟的工作转移到英国斯蒂芬尼奇或朴茨茅斯的工厂,那么将这些工作转移到德国、法国或西班牙需要多久?

卫星运营商同样会提出问题。例如,位于巴黎的欧洲通信卫星公司(Eutelsat)已将英国作为“欧洲通信卫星”量子灵活性有效载荷卫星计划的基地,资金主要来自ESA的英国份额。欧洲卫星通信公司的非洲宽带项目以脸书公司(Facebook)作为合作伙伴,该项目的总部和欧洲卫星通信公司的全球政府部门同样位于英国。

欧洲卫星通信公司政府服务部副总裁马特•柴尔德(Matt Child)称,早在2016年4月,该公司即已经开始思考英国脱欧事项,重点是如下问题:

1)建立公司和搬迁职员的难易程度如何?

2)资金政策和汇率机制如何?

3)机构关系:ESA和欧洲防务局是欧盟的一部分吗?

4)欧盟的商业和技术如何转移?

5)如何吸引当前视英国为进入欧洲大门的那些国际公司?

柴尔德并不知道上述问题的全部答案。



(作者:黄海明 编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