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独家:参议院委员会寻求在下届政府中美国宇航局项目的稳定性

时间:2016年09月08日 信息来源:中国太空网 点击: 【字体:

(中国太空网讯)在时隔一年多后举行的有关美国宇航局(NASA)的首次听证会上,参议院航天小组委员会成员认为,下届政府应避免对NASA的载人航天飞行项目进行彻底改变。

在2016年7月13日参议院商业委员会航天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成员和证人都认为2010年奥巴马政府决定取消“星座”项目之后,NASA在载人航天探索计划的关键要素上取得了长足进步。

小组委员会主席泰德•科鲁兹参议员在其公开发言中说:“载人航天探索与创新是NASA任务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就是小组委员会为何在NASA从这届政府过渡到下届之际,将为NASA提供必要的安全与稳定的原因。”

科鲁兹表示,他尤其关心“航天发射系统”重型运载火箭(SLS)和“猎户座”(Orion)载人飞行器,这是NASA载人航天飞行计划的两个最大组成部分。他在听证会上问道:“我们能从取消‘星座’计划中得到什么教训,国会应采取什么措施确保SLS和猎户座项目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不会面临同样的命运?”

NASA负责载人探索与运行的副局长比尔•格斯滕迈尔是听证会上的5个证人之一,他说:“对于当前的项目,我们的看法非常不同。”他认为SLS和 “猎户座”比8年前的“星座”项目更进一步。“离让SLS发射大概只有两年的时间了。”

科鲁兹问道:“如果下届政府要像取消“星座”系统那样取消SLS和“猎户座”项目,那后果会是什么?”

格斯滕迈尔说,NASA从终止“星座”项目中已“基本恢复”。他警告称,取消当前的项目“会使我们彻底倒退,承受所有负面后果,从头再来。”其中包括对NASA和业界劳动力造成的影响。“我认为我们不应再经受一次,如果可以避免的话。”

其他证人说,未来取消SLS项目的决定尤其会产生国际影响。劳拉空间系统公司的运营副总裁麦克•戈尔德说:“如果我们不研发重型运载火箭,我保证中国会研发。如果我们不研发这一关键能力,将落后于中国,坦白说,中国正在做出所有正确的决定。”

戈尔德和其他证人也强调在低地球轨道鼓励商业航天活动的重要性,这将使NASA在2020年代从“国际空间站”的运行转向地月空间任务,并最终转至火星。

戈尔德指出,ISS目前期望运行至2024年,将不会被NASA研发的另一个空间站所代替。他说:“低地球轨道的未来仍然要靠私营部门担当,这既是一项非凡的挑战也是一个非凡的平等机会。”戈尔德建议,在太空制造通信卫星对商业太空活动来说未来市场巨大,“并将成为在低地球轨道载人航天飞行这样一个新时代的推动力。”

然而,委员会资深成员比尔•尼尔森参议员建议,NASA应尽可能将ISS运行到2024年后。“在这一平台上我们能做得更多,ISS应该延寿。我预测未来几年,如果不是马上的话,会看到将ISS甚至延长到2020年代末。”

自 2015年3月航天小组委员会为NASA举行了一个预算听证会以来,本次是首次举办听证会,会上几乎没有争论或矛盾。甚至在国会各处广受批评的NASA小行星重定向任务(ARM)——NASA计划从一颗小行星上采集巨石挪至地月空间——在本次听证会上也受到欢迎。尼尔森提到ARM任务时说“我不知道ARM为何遭致一些政治评论。”

下届政府对SLS、猎户座、ARM以及NASA其他项目所造成的威胁仍不确定。在11月大选之前,竞争总统的两大党派候选人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和共和党的唐纳德•川普对其各自的航天政策立场几乎没有提供任何细节。

也不清楚航天小组委员会将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他们对过渡的担忧。该小组委员会的资深成员盖瑞•皮特斯参议员建议颁布一个专门的NASA授权法案,这将是一个解决方案。他说:“我盼望与我的同事一道为NASA重新授权,并提供其所需要的目标的稳定性与连续性,以实现我们已经为美国的航天计划所设定的雄心勃勃的目标。”

但自2010年以来,参议院从未通过NASA特别授权法案,尽管最近几年来,这样的几个法案在众议院科学委员会和众议院全体得以通过。参议院在众议院的这些法案上还没有采取行动,7月14日参议院计划为政党大会的召开和其8月传统的休假而休会,直至9月6日。




(作者:曲向芳/译自《空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