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中国北斗“走出去”妙招:选个老外做副秘书长

时间:2016年08月24日 信息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点击: 【字体:

每一次,苗前军的新加坡之行都被PING安排得满满当当。


比如,一上午紧凑的会谈、参观,简单的工作午餐,几乎没做休息就聆听五六家企业创新实践讲解,在另一个上午的国际论坛作主旨发言,随后又是新一轮调研……


这一切,都是中国北斗近年来“走出去”的主要工作之一。


苗前军,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下称“中位协”)副会长兼秘书长,人称苗博士,是在地球空间信息方面有着深入研究的专家级官员。PING,是他的副秘书长,身材比苗博士高出那么一截。


当然,如果不是特意介绍,也没人会想到,他竟是一个操着流利汉语的新加坡人。同时,也是首位出任中国“中”字头协会副秘书长的外国人。


3年的时间,在中新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北斗已经正式走出去,并于2015年落户新加坡。截至目前,为新加坡提供位置服务的8个基站已经开建,银行业的位置服务协议已经开始履约。


面对大好前景,苗前军表示:“总有一天,中国北斗将成为和高铁一样的国家名片。”


质疑:选个老外做副秘书长?


PING成为中国“中”字头协会老外秘书长的第一人,这还要从苗前军接任中位协秘书长说起。


2011年,中位协的前身中国全球定位系统技术应用协会进行换届选举,原黑龙江省测绘局副局长苗前军成为秘书长的不二人选。同年的4月10日,第8颗北斗导航卫星成功发射,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的基本系统建设完成。


但刚刚让国人感受到国力增强振奋的北斗,与GPS能否在民用领域一决高下,尚不被广大民众所认知。不过,苗博士辅一上任,便开始有了自己的打算。


三年以后PING谈及当年苗博士的“小九九”,仍觉其思维超前。“当时北斗还没有正式提供免费服务,苗博士就想到了国际化。”但三年前的PING,绝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苗博士的副秘书长。PING曾就职于Oracle公司,当年,他正在苗前军的协会学习“导航是什么东西”。


2012年底,北斗的免费服务正式启动,苗前军“走出去战略”第一步便瞄准了新加坡。“肯定是新加坡啊!”苗前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因为,那里是北斗走出去的支撑点和辐射点,是走出去的桥梁。”


苗前军看好PING的国家与行业背景,便提议PING作为协会的副秘书长人选。


质疑也紧随其来,有部委的领导说:“这涉及国家安全。”但苗前军说服了他们:“行业协会推动北斗民用走的是开放之路,并无安全隐忧。”


当然,苗前军有着最基本的判断——我国民政部门关于社团组织的规定里,只对秘书长的国籍有限制,对副秘书长的国籍并无限制。


今天看来,PING的加入,对北斗产业在新加坡的快速落地起到了推动作用。


机会:3年才瓜熟蒂落


新加坡作为创新型国家的代表,令苗前军前去学习取经的动力十足。“很多创新对于国内来讲可能已经到顶了,但在新加坡却还有着无限的创新可能。”苗前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2005年7月,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发起和推动全球投资者计划,旨在使海外投资者、企业家和商务管理人才更简便地在新加坡设立和开展商务,目的是为海外企业家、投资者与本地商务网络制造更多的商务合作机会。显然,这对中国北斗走出去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苗前军说:“不行动光务虚不行,必须干!”


据苗前军介绍,EDB支持和国外合作在当时的新加坡是第一次,所以换届成功以后的2012年,中位协就启动了这项工作。2012年五一前后,双方在新加坡召开了一次由中位协主办的亚太导航论坛,论坛上,中位协和EDB进行了双边交流。通过沟通,双方在各自的需求、理念、思路等方面形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


“新加坡对高端技术成果转化有着强烈的需求,因此有了很强的积极性。”苗前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样的合作将不单纯是一个点,而是通过这一个小点先开花。


在PING看来,一度,东南亚国家对位置定位并没有像中国这样重视,但随着航天技术的发展,他们越来越意识到,地图是一个多么宝贵的资源。“滴滴打车值钱之处你认为是可以帮你打车吗?不,是能做位置服务。”PING说。


2013年,新加坡的EDB开始对地图导航定位大为关注,他们甚至专门跑到中位协考察。


协会内的企业开始和PING进行联动,这些企业包括上市公司、圈内的核心企业以及新三板企业等。经常,苗前军会领着PING一家家去拜访。“这样的互动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花落瑞驰博方。”


从2012年确定方向到2015年达成合作协议,用苗前军的话说,“这3年,差不多都疯了。”


未来:北斗有望成又一张国家名片


当年,中位协的成员企业已达2000多家,为了寻找合作企业,他们聊了几十家企业,每家都聊很多次。但更重要的是,和新加坡政府怎么聊?


最终,苗前军将协会在国内进行的百城百联模式搬到了新加坡。“这是一个驱动的路径,很多企业可以因此把新加坡当成百城的试验田,模式就有了。”苗前军说。


关涛,瑞驰博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在苗博士和PING的游说下,他们与新加坡合作成立了侧重于导航和位置服务的卓越创新中心,即COE。服务侧重于室内定位。


关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别看新加坡是“亚洲四小龙”之一,但在室内位置服务方面几乎就是白纸一张,“中国的高新技术很厉害,但是北斗导航服务市场在国内的竞争很激烈,所以我们想要走出去看一看试一试。”关涛说。


在全球都还没有概念的时候,瑞驰博方便开始躬耕室内位置服务,但关涛表示,迄今为止,室内位置服务也没有一个特别好的标准,原因是,“能解决定位不能解决导航”。


但是PING讲,大家可以一起分析出一个机会来。


的确,机会分析出来了,新加坡没有北斗做精准服务,而北斗在新加坡落地,因其国土面积小,国力丰厚,相应的好处就是可控、投入有限。2015年9月,EDB的确认函在协会2015年年会举办前一周交到了苗前军手里,合作得以在当年的年会上正式公布。


“东南亚很多国家的技术都不如中国,在位置服务方面,新加坡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要在新加坡布8个基站,尽管这有点多。”关涛表示,8个基站是为了信号更好,这事关他们走出去的第一步迈得是否扎实。


“高铁实实在在地走出去了,北斗也一定会成为中国的又一张国家名片。”苗前军说。


(作者:宋雪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