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中国航天人为何用“长征”命名运载火箭

时间:2016年06月30日 信息来源:中国国防报 点击: 【字体:

6月25日,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飞成功。


8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跨越千山万水,历尽千难万险,胜利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翻开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


80年后,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七号从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腾空而起,中国航天征程踏上了一个新起点。


从长征路到飞天路,贯穿其中的是精神的薪火相传。这便是坚持独立自主、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是顾全大局,严守纪律,紧密团结的精神;是把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坚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坚信正义事业必然胜利的精神。


从长征到飞天 都是在走前人没走过的路


64006a8dc51618dc282536.jpg

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使用的科技环保燃料液氧煤油加注站。本报记者 岱天荣 摄


站在距离发射塔架约3000米之外的指挥控制中心远眺,近处是葱郁的椰林,远处有浩渺的大海。不同于西昌的群山怀抱、酒泉的戈壁大漠以及太原的黄土高坡,这是中国首个滨海发射场独有的南国风情。


作为继酒泉、太原、西昌之后的我国新一代航天发射场。这座年轻的发射场一诞生,就拥有多个中国之“最”:纬度最低、离海最近、最开放、最环保、最先进。


“文昌发射场不是任何一个发射场的翻版。”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副总工程师周凤广告诉记者。一眼望去,整个发射场就是一片创新的试验田。发射塔架旁的避雷塔采用“1个工位设4个避雷塔加挂线”技术,远远看去宛如4名“手拉手”的护卫。


远处的垂直总装测试厂房拥有中国单层最高的厂房、亚洲最大的钢铁之门,采用垂直总装、垂直测试、垂直转运和远距离测试的新“三垂一远”发射测试模式,极大提高了发射效率。


这次长征七号发射,再创3项新纪录。首先是运载能力达到13吨,是中国以往运载火箭的1.5倍;第二是发射占位用时只用了84小时,是我国目前发射占位最短的火箭;第三是首次在海洋环境发射,长征七号的顺利发射标志着我国运载火箭已具备在复杂气象、气候环境下全天候发射的能力。


为什么要创新?唯有自主创新才能生存下来,强大起来。


80年前,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带领工农红军走出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完成了震惊世界的长征。80年后,面对发达国家在高技术领域的一系列封锁,中国航天人的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与日俱增:“在我们的头顶,每天有多少别国的卫星飞过?”“我们离航天强国的距离有多远?”“运载火箭的能力有多大,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如何提高我国运载火箭的能力?”……


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研究员杨宇光告诉记者:“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我国实现技术自主创新的辉煌史。中国航天在一穷二白的基础走出来,一步一个脚印,逐步发展壮大,建立健全了涵盖设计、研制、试验等在内的完备宇航产业链,更打造出一批比肩国际的‘拳头产品’,靠的就是创新。”


火箭发射前40分钟,活动回转平台全部打开,蔼蔼暮色下,照明灯衬得长征七号的白色箭体流光溢彩。就是这枚火箭,从设计到生产采用虚拟现实技术和全三维数字平台,以直观的三维模型取代了过去二维图纸,中国运载火箭迈入了全生命周期数字化的大门。另外,它的“大脑”更加精准,配备的卫星定位接收机好比“千里眼”,选用绿色环保又经济实惠的“大心脏”……


从长征到飞天 都要经历艰苦奋斗的跋涉


6月25日20时00分,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发。本报记者 岱天荣 摄


“5、4、3、2、1,点火!”6月25日20时00分,伴随着“01”号指挥员王光义铿锵有力的口令,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中国新一代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烈焰飞腾,呼啸而起,拖曳着一束耀眼的白色尾焰,飞越茫茫大海,飞向浩瀚太空。


在烈焰喷薄而出的那一刻、人们的目光就追随腾空而起的火箭不再离开。整个发射中心沸腾了。


在沸腾的人群中,满头白发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龙乐豪满怀激动。这位78岁的老人,曾是长征三号甲、乙、丙系列火箭总设计师兼总指挥,他见证了中国航天事业跨越式发展的一步步历程。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上个世纪60年代,正是受到这种勇往直前的精神的鼓舞,航天人选择用“长征”来为中国的运载火箭命名。作为中国通往宇宙的第一个火箭,长征一号将东方红一号成功地送往太空,揭开了中国航天活动的序幕。正如这个非同凡响的名字,中国的航天之路开始了一场当年红军长征般艰苦的跋涉:从无到有,从串联到捆绑,从常温推进剂到低温推进剂,从一箭一星到一箭多星,从发射卫星到发射载人飞船和月球探测器……


正如当年红军长征转战10余省,一路走来,“长征”系列火箭在东方大地与太空之间已经画出一道道亮丽的轨迹。每一道轨迹就如同红军经历的每次战斗,背后是百折不挠、敢于胜利的精神在支撑,在一次次磨砺中实现中国航天的一步步跨越。


这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230次飞行,也是长征七号的首飞,这是文昌航天发射场建成后发射的第一枚运载火箭,是完成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实验室阶段4次飞行任务的开局之战。


从这里出发,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实验室任务顺利开启了,中国航天开始迈步“新长征”。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副总指挥张涛告诉记者:“长征七号的长征之路刚刚开始,未来它将承担更多使命!”


完成此次首飞任务,长征七号很快将承担我国首艘货运飞船的发射,后续在空间站建造和运营任务中,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将与货运飞船组成货物运输系统,承担为空间站运送补给物资和补加推进剂的任务。随着技术方案的完善和性能的稳定,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可逐步替代我国现役长征运载火箭有关型号,将承担中国航天多种类型的发射任务,从而成为我国未来航天发射任务的“主力军”。


仰望着长征七号火箭留下的这道完美弧线,既是航天人长征路上奋斗的轨迹,更是航天人新的长征的起跑线。长征七号首飞任务新闻发布会上确认:神舟十一号任务航天员乘组已完成定选,长征五号将于今年下半年文昌择机发射,我国首艘货运飞船将于明年4月份发射……航天人永远在路上,弘扬长征精神永远在路上。


从长征到飞天 都需要勇于牺牲奉献的精神


64006a8dc51618dc284138.jpg

6月25日,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发射前夕,铜鼓岭测控站的工程技术人员对设备进行认真调试检查。本报记者 岱天荣 摄


当我们看到电视里熟悉的火箭升空画面,感受升空那一刻的激动人心,又有多少人了解几代航天人为此付出的汗水和艰辛,多少次的实验和多少次的失败?长征的故事在祖国大地继续吟唱着。长征途中,红军突破了几倍乃至十倍于己的敌人的围追堵截,英勇的红军战士跨越了雪山草地,仅是牺牲的营以上干部,就超过了400人。中国航天事业的飞跃,同样靠的是航天官兵和广大科技工作者的勇于牺牲和奉献。


看着眼前的巨型火箭,有谁能想到,这个庞然大物的研发团队成员不满35岁的占据多数。其中增压输送系统研制团队,平均年龄30岁。箭体结构攻关团队,平均年龄32岁,成员大部分是硕士。拥有了世界上最年轻的航天人才队伍,就意味着中国航天事业拥有强大的创新引擎。


如今的文昌发射场,塔架高耸、厂房雄伟、道路宽阔而平坦,一个现代化的航天发射场呈现在我们眼前。“很难想象,七年前这里只是一片荒芜地。”工程师商利民这样介绍。作为发射场的第一批创业者,商利民也是在这片荒地里白手起家、打造发射场的全程见证者。当初,队员们顶着烈烈炎日,每天徒步穿行20多公里,用双脚丈量发射场1.6万亩的每一寸土地;被誉为“海岛丁香花”的高级工程师丁斓,一心扑在工作上,一再推迟生育计划,高龄怀孕后,更是挺着大肚子奋战在一线;工程师周湘虎因过度劳累和强光照射导致左眼永久失明,他说:“即使把另一只眼睛也献给心爱的航天事业也无怨无悔”。在总体技术部,与瞬息万变的数据相伴了23年的高级工程师车著明,依旧在火箭成功发射的一刹那,紧张地开始数据处理工作。作为系统工程师,陈少将调试设备的身影出现在每一个厂房,足迹遍布在每一层平台。为了防止一个丢失的小小O型圈进入火箭,高级工程师冯方达带领同事一寸一寸反复搜寻。


为了支持发射场的建设,星光村村民离开了世代居住的祖屋。还有许多来自全国各地普普通通的建设者,他们顶着烈日、吊在高空、深入泥坑、趟进积水,用勤劳的双手默默地干着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


虽然他们可能彼此互不相识,但开拓者是他们共同的名字,为祖国的航天梦而奉献是他们身上共同的标签。作为一项规模宏大、高度集成的系统工程,不论火箭的研制者,还是发射场、着陆场的建设者,不论发射一线、测控一线、回收一线的科研人员,还是散布于陆地和海洋上的保障人员,大家勇于奉献,众志成城,汇成托举中国航天的强大力量。




(作者:曲延涛 宫玉聪 宗兆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