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大火箭技术是个坑?SpaceX前联合创始人和马斯克杠上了

时间:2016年05月26日 信息来源:DeepTech深科技 点击: 【字体:


编者注:BFR(Big F**king Rocket),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对自家重型火箭的命名。这是DT君见过最不靠谱的缩写词。马斯克则得意的说这个词的灵感来源于游戏《毁灭战士》(DOOM)里一款大杀伤力武器BFG 9000(Big F**king Gun 9000)。

吉姆·坎特雷尔(Jim Cantrell)是SpaceX早期的联合创始人之一,马斯克在火箭方面的知识积累很多得益于这位航天老兵。至今,坎特雷尔都戏称:“他(马斯克)还有好多书没还给我……”。坎特雷尔出走并创立Vector Space System主要是因为两人在商用火箭发展方向上观点不一致,他更倾向于发展小型火箭,而不是马斯克坚持的大型火箭。于是,坎特雷尔也“自黑”了一把,将自家火箭命名为SFR(Small F**king Rocket)……

不管是“大X火箭”还是“小X火箭”,只是两人的商业理念不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马斯克看到的未来是把人类送往火星、冥王星;而坎特雷尔志在为微型卫星提供廉价、可靠的发射平台,让科学家们可以潜心创新,而不用为发射操心。

85debd8a4d7844cb85d05540cf4031f0_th.png

在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为实现殖民火星而成立SpaceX之前,他曾向吉姆·坎特雷尔(Jim Cantrell)——一位航天领域有着丰富经验的老兵寻求建议。那个时候,年轻的马斯克还未体验到建造火箭的艰辛之处,这位技术天才一心希望搞一个大新闻,好让NASA与全世界都开始谈论火星。

马斯克的目标最终定格在将小老鼠送上火星并运回,同时让小老鼠们在旅途中繁衍后代。那时,手头握着大约2000美元的马斯克,曾寄希望于从俄罗斯手中购买三枚二手洲际弹道导弹(ICBMs),然后把它们改装成运载工具。

毫无疑问,这是个疯狂的计划。但是坎特雷尔,这位与苏联及俄罗斯航天项目有着长达20多年合作经历的航天老兵,同意帮马斯克与俄罗斯方面沟通。当然,结果失败了。但是这次失败给了马斯克一个启发:他应该制造属于自己的火箭,于是他们在2002年6月份成立了SpaceX。

在那个时候,貌似能赚到钱的途径就是打造大型运载火箭,用于发射多频通信卫星以及国防卫星。“如果你了解过火箭发射市场的话,那么唯一一个理性的选择就是从小火箭起步,然后逐渐增加火箭的尺寸。”坎特雷尔说。

7c070abd7fb14c35bc74409cade6f912_th.jpg  

吉姆·坎特雷尔和Vector的P19火箭

SpaceX前联合创始人眼中的马斯克

在坎特雷尔眼中,马斯克既不是一位远见卓识者,也不是一个疯子,而是一个“恶棍”(Rogue)。他认为马斯克的很多想法完全不切实际,比如:“将人类变为星际物种”,或是“完全淘汰化石燃料”,他在这方面花费了太多的精力、时间和资源。

除了这一点,这位SpaceX前联合创始人倒是对马斯克的行事作风赞赏有加,之所将马斯克形容成“恶棍”,是因为他经常不安常理思考,也不安规则出牌。“马斯克非常精明,而且精力无穷,”坎特雷尔在Quora上这样评价道,“和追随他的很多人一样,马斯克很早就意识到了原有经济和社会体系只会阻碍真正意义上的变革。如果想要做出革命性的事情,必须跳脱到体制之外。”

 482b22ad7b0a488b8770df8fb49662df_th.jpg 

马斯克的火星计划

帮助马斯克创立SpaceX的早期员工大都是从体制内跳槽出来的,他们认为大型机构制度陈旧、思想老套、做事也有着诸多限制。将早期的SpaceX比喻成一个国家机构“出逃者”的“难民营”一点都不为过,尤其是在航空航天领域。因为在很多人眼里,美国的航天事业已经形成了一个陈腐的经济体系,甚至有点类似于苏联时期的计划经济。

还留在体制内的人们将这批“出逃者”称作“恶棍工程师”(RogueEngineers)。伊隆·马斯克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

“当前美国航空航天领域正在发生的事情有点类似美国历史。一群离经叛道的人们来到了一片未知的领域,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也不知道结果如何,”坎特雷尔说道,“但这些天生的冒险者最终创造了自己的文明,还登上了月球。马斯克知道航天领域充满机遇,可以做出真正革命性的事业。他是‘恶棍’精神的最佳实践者,这是我们这个群体最崇尚的精神。”

道不同不相为谋,坎特雷尔和他的Vector

坎特雷尔于2002年离开了SpaceX,因为他认为这个选择风险太高,同时看起来也不太可能赚到多少利润(但是坎特雷尔现在承认,SpaceX确实成功了,因为马斯克不会接受失败)。

然而,即使SpaceX现在已经成为大型卫星发射产业中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小型卫星发射行业的增长却更为迅猛。通信卫星与成像卫星的小型化催生了新一代专注于开发小型火箭发射器的企业,如Firefly Space Systems和Rocket Lab等。他们的火箭大概能将100千克的载荷发送到太阳同步轨道,轨道高度在500公里以上。

b8b705f6867e4d8db94ca1548bc10572_th.jpg  

  Vector Space Systems的三引擎火箭载具、二级火箭,以及P19亚轨道火箭原型。

即使随着立方体卫星(cubesat)以及其他小型化技术的不断涌现,火箭的载荷一直在减少。在过去的十年里,坎特雷尔一直在关注这一趋势,他认为他找到了一个重回火箭发射行业的好时机:打造微型卫星火箭。

在2015年年底,他给约翰·加维(John Garvey)打了一个电话。加维自己就拥有一家专注于制造类似火箭的公司Garvey Space Corporation。很快,他们决定一起成立一个叫做Vector的新公司。这一家公司的目标是,打造一枚可以将不超过25千克的载荷运送到太阳同步轨道(轨道高度400公里)的火箭,同时第一级火箭还可以重复利用。由于Garvey已经拥有了良好的技术基础,坎特雷尔认为Vector火箭应该可以于2018年开始轨道飞行。

df80a3d396e1417984b1b7d3533b6da4_th.jpg

坎特雷尔在4月26日于硅谷召开的Space 2.0会议上公布了公司的计划。目前,总部位于亚利桑那图森(Tucson)的Vector Space Systems公司,现已收到了超过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用以支持公司进一步的发展。

这家公司的理念十分朴素。一些近期的行业研究报告指出,到2020年,75%的卫星发射将用于运送小于50千克的卫星。现在,这些小型载荷的发射通常是搭着大型火箭的“便车“,因此发射时间常常难以确定。

对于Vector这家公司而言,这些小载荷卫星不会被视作大型火箭的“添头”。相反,Vector公司希望在订单下达之后三个月内,将这些卫星从阿拉斯加的科迪亚克(Kodiak)发射中心,或者是佛罗里达的卡纳维拉尔角( Cape Canaveral)发射中心发射到任意一条预定轨道。总的发射费用大约在200万到300万美元之间。

  36c4a0284a114d639c34927b8102ef8b_th.png 


34b1af15401345109cefc525832013e1_th.jpg

立方体卫星(Cubesat)

截止到目前,Vector已经利用其12米长的火箭,实现了大约30次亚轨道飞行。他们的火箭使用了一种特殊的碳氢燃料。第一级火箭由三台推进器驱动,每一台推进器都能提供大约5000磅的推力。根据设计,这些推进器将通过降落伞系统进行回收。

e20d0d7aa1f74b3a80effed7360e2b00.png  

P19火箭引擎推力测试

既然能坐公交去太空,为什么要打车?

坎特雷尔称,现在Vector公司同时也在关注“全平台建设”,这意味着它计划为客户们提供全套的技术服务,包括在卫星上融入某一特定的技术,卫星的发射,设计配套的航天系统以将卫星送入轨道等。“我们还不能确定这一计划最终会如何,但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使创新者们与企业们能更为简便地在太空中实现他们的想法。”

坎特雷尔坦言,硅谷与航天领域的经历使他确信,降低进入太空的门槛将在很大程度上激发创新。很显然,劝说风投们拿出数百万来投资一个利用小型火箭发射的卫星比动辄耗资1千万、5千万“搭便车”发射要容易得多。坎特雷尔说:“我希望能为这些用户们打造一个发射平台,用户们可以专注于创新而不用担心发射的问题。对我而言,这可能是航天市场最有意思的一部分。另外,这种小型卫星的数量非常多,真正的创新很有可能就在这个领域萌发”。

在15年之后,坎特雷尔为当初没有与马斯克一起掉进“大X火箭”(Big f**king Rocket, BFR)的大坑里而感到庆幸。幸好研发势大力沉,实现火星梦的大火箭留给了马斯克,坎特雷尔对于他能专注“小X火箭”(Small F**king Rocket, SFR)而感到非常满意。


(作者: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