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被升空的“火箭少年”

时间:2016年05月16日 信息来源:成都商报 点击: 【字体:

146334022153535280.jpg  

  胡振宇团队去年发射的火箭 图据中国青年报

  

  胡振宇在厂房内展示他的成果

  

标签1

“商业领袖”

媒体给23岁的胡振宇冠有很多头衔:号称中国第一家民营航天公司CEO;《财富》杂志2014年“中国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中国的SpaceX”……他的公司“翎客航天”创立半年即号称估值一亿。

胡振宇强调,这些头衔他是“被拥有”,并非主观意愿。

19日,他又要赴新加坡参加福布斯30岁以下商业领袖亚洲区的活动,2个月前,他登上此榜。

标签2

“火箭少年”

他是活跃在媒体上的“火箭少年”,声称要造火箭发展洲际载人交通,甚至要把人送到外星。但他也承认,之前承诺2019年完成的这个计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将时间后延了十几年。

标签3

“过度包装”

他对媒体可谓又爱又恨。他通过媒体“卖梦”,成为火箭爱好者圈内出名的人,引来数百万投资。他也对时常出现的负面报道无可奈何,有曾经的伙伴指责他谎话连篇,有专家认为胡振宇过度包装,项目技术落后。媒体上出现一张满脸雀斑的照片,胡振宇也会为此耿耿于怀。

而胡振宇认为,说他坏话的人,是有利益冲突。

高度

“你想得太多了”

●2015年,他们发射的火箭,射高达到68公里

●1958年,北航师生制造的火箭,射高已达74公里

胡振宇又火了。

近日,国内部分媒体集中报道了美国财经媒体《福布斯》发布的亚洲地区30位30岁以下商业领袖榜单。该榜分为10个领域,在制造和能源领域,他是7名中国大陆获奖者之一。据胡振宇说,这份榜单早在2个月前已经公布。

有些评价

自己都不好意思接受

媒体对胡振宇的评价是:“以改变世界为标准。无论是商业发射或者是移民太空,都极具有改变世界潜力。”“颠覆了这个行业。”

但媒体的有些评价,让胡振宇自己都不好意思接受。对于“颠覆行业”的说法,胡振宇也觉得是“纯粹扯淡”。“最多是模式上颠覆,短期内要说技术和产品颠覆绝对不可能,他还特别向记者强调‘短期内’。”

1个多月前,胡振宇的翎客航天从江苏搬到了山东龙口的海边,厂房与一家工厂合租。选择这里是因为远离市区,可以建设发动机点火试验的场地。

胡振宇将采访见面地点选择在厂房的实验室,里面放着三四个火箭发动机半成品,以及一些零部件。胡振宇介绍,这些发动机就是他近3年的成果。

收入空间

大型研究院看不上的市场

这些火箭发动机是一些科研机构、研究院向翎客航天下的订单。被问及具体情况,胡振宇说,“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要写,因为我的客户不愿意”。胡振宇针对的是大型研究院看不上的市场。他的解释是,体制内做发动机的研究所本来就少,任务还很多。一些原理性的,既不是型号类,又不会批量生产的项目,在体制内优先级就会靠后。

这些项目在大型科研机构是性价比很低的,但胡振宇说,他的公司利用了这一空间。目前收入小于支出,不过提供了练手的机会。

谈起火箭,很多人会认为是一个高精尖的项目。有人问胡振宇:“你有没有参加过比较出名的发射?”胡振宇笑答:“你想得太多了。”

事实上,胡振宇甚至还没有现场观看过出名的大型火箭的发射。

为了深入

重复数十年前技术

有媒体报道,2015年3月底,翎客航天在内蒙古进行了两次火箭发射,射高分别达到12公里和68公里。而1958年,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师生制造发射的探空火箭,射高就达到了74公里。

“社会上以往觉得航天就是很深奥,实际不是。”胡振宇并不否认是在重复数十年前的技术,他的解释是,“我们看的书不都是几十年前写的。要想做深入的东西,就要从基础的层面了解,才能做到一定程度”。他认为,制造的水平可以不断改进,成本更低廉,发射效率更高。随着电子元器件集成化,卫星会越来越小,因此小型发射会有实际需求。

技术

“吐槽的人,是羡慕嫉妒恨”

●我们团队有硕士和博士,需要我了解那么透彻吗

●说高了被人以为我在吹牛,说低了对不起自己

胡振宇的经历从不缺出格的举动。15岁那年夏天,他因为制造炸药烧了自家半间屋子,还私藏了5公斤炸药,足以将自家夷为平地。他因此险些被学校开除。多家媒体报道称,当时公安局副局长劝说学校领导,“这个小孩流入社会,比呆在学校更危险”。

以前,他常常拿这句话自嘲,但这经历被媒体过多报道后,他又刻意回避这一话题。

技术差?

让他负责联络

他反感媒体提及过去经历,对小型火箭发射滔滔不绝。

他在媒体上声称要发展洲际载人交通,从香港到加州11150公里,通过载人火箭40分钟到达;探索星际载人移民,通过飞船与火箭,将人送上太空。

这些梦想足以让这个20多岁的青年登上媒体,名气一飞冲天。对于自己的远大计划,胡振宇的解释是,运载只是目标,但不是一步可以做出来的,“我现在发现难度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也明白,远大的目标是媒体和投资人愿意听的。

他的身边,不乏认可他梦想的人,而他的身后,此前的同伴、专家等发出的质疑声也不断。

大学时期,他在火箭爱好者协会“科创航天局”就负责联络媒体。而当时的负责人认为,是胡振宇技术差,所以才让他负责联络等事务。

被开除

“谎话连篇、贪功”

有人认为,胡振宇的“卖萌”,就是在制造宣传的噱头。“科创航天局”的两位负责人认为,胡振宇谎话连篇、贪功,多次违反安全规定,技术差,善于利用媒体。2013年12月,覃永良作为主席启动了“科创航天局”开除胡振宇的动议,最终以5:2的票数通过。

胡振宇参加“中国梦想秀”节目时,被指贪掉了小伙伴的功劳。他的解释是,“顺口说这些东西都是我做的,后面我立刻反应过来,5个中有1个不是我做的,但后面的话被剪掉了”。

但胡振宇认为:“吐槽的人是羡慕、嫉妒、恨,是自己没有这个时机。”他说,“我为什么要拒绝媒体,我就花一部分精力参加节目,这是融资需要的,相比有的人连参加节目的机会都没有,我肯定是高调的”。

他认为,是他契合了媒体的需要,都是媒体主动找上门采访。而反对他的“有的人是有利益瓜葛”。

胡振宇对于“技术差”的说法很是介意:“你说我水平一般,我认了。我们团队有硕士和博士,需要我了解那么透彻吗。”但他又很不服气,自认为比其他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要了解得多,“至于达到什么程度?我说高了被人以为我在吹牛,说低了对不起自己”。

2010年,胡振宇进入华南理工大学学习工商管理,并非理工科。但他说,自己从2011年开始自学火箭相关技术。他提醒记者,“千万不要看不起自学的人,自学的人学习的动力非常单一,就是因为喜欢,会花很大的精力”。

名利

中国的SpaceX?

被甩了一个太平洋

●“这个领域现在没人做,我是开创性的”

●航天专家“越来越感到胡振宇不大靠谱”

胡振宇明白,他现在做的发射,只是进入空间商业活动的钥匙,是入门指标。他更愿意谈对这个市场旺盛的信心。

估值一个亿?

“肯定没有那么高”

去年,创立仅半年的翎客航天就被媒体称为:估值一个亿。胡振宇笑笑说,身价多少在成功之前都是虚的,“肯定没有那么高”。

有报道称,翎客航天在天使汇上线三天,便获得515万融资认购。胡振宇计划出让16%的股份,融资1600万。但对于这些报道,胡振宇说,他自己从来没说过,媒体写时也没有向他求证。天使轮还比较抢手,3家联合投的几百万,但他不愿透露具体数字,认为泄露了商业秘密。

目前,翎客航天正在A轮融资,胡振宇同样笑着说,“计划融资几千万吧,也不能暴露估值”。

胡振宇的公司注册在深圳,团队有10余名员工,在龙口的核心成员有七八位,其中有博士生,有硕士生,也有从技校肄业的。

胡振宇对媒体报道从技校肄业的吴晓飞特别不满,吴曾在高邮市一家做山寨绞肉机的模具厂打工,“我们的团队有博士、硕士,为什么紧盯着技校毕业的报道”。

胡振宇被媒体称为“中国的SpaceX”,但他承认,“我听了自己脸上都挂不住。现在我们离他们还差好几条街,被他们甩了一条太平洋”。

负面消息多

“我们不敢投你”

他把自己定义为做小发射的小公司,并没有完成高指标的资金、技术、人力。最近,胡振宇找到一个投资人。他认为,对方对他的发展思路、做事方法、技术、团队都很认可。但“因为负面消息不少,我们不敢投你”。

对于此次福布斯登榜,胡振宇说,有记者和他联系,他提交了相关资料,就“莫名其妙地获奖了”。他对自己的入选理由比较认可,“就是这个领域现在没有人做,我来做,是开创性的。”

黄志澄是航天专家,曾担任过863计划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委员和综合专家组组长,也一度支持胡振宇。但黄志澄“越来越感到胡振宇不大靠谱”。他说,如果“翎客航天”是中国第一家民营航天公司,那是对航天的侮辱。他认为,胡振宇的创新,是没有经过专家鉴定过的。胡振宇距离做出合格的探空火箭还有相当的距离,更重要的是这个市场就有不少先来者。

对于媒体广为报道的胡振宇的远大理想——洲际载人和星际移民,黄志澄表示,“只能和科幻作家去讨论了”。

但胡振宇似乎并不在意反对的意见,他认为,他是在走出第一步。他的团队有博士、硕士,业内还是有一些支持他的专家,只是因为不想牵涉经济利益,所以不愿意签顾问协议。


(作者:王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