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杨利伟:如果有机会 我想去月球

时间:2016年04月26日 信息来源:新华社 点击: 【字体:

飞行是航天员的渴望,月球是地球人的向往。


首个“中国航天日”到来之际,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一脸坚定地说:“如果有机会,我想去月球。”


中国计划在2022年前后建成空间站,届时航天员将成为一种常态化职业。中国暂时没有载人登月的计划,但随着技术发展,登上月球并非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无怪乎中国第一位探索太空的勇士,一谈及载人航天,眼中尽是光芒。


“火星对我来说有点儿远,月球还是可以的。”50岁的航天英雄杨利伟一边说,一边把自己也逗乐了。


中国航天的心很大


今年6月,中国将在验收完工的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进行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飞试验。9月,将发射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10月,将发射搭乘2名男性航天员的神舟十一号飞船,与天宫二号对接,进行航天员在太空中更长时间驻留的试验。


明年,中国将发射天舟一号货运飞船,与天宫二号对接,开展推进剂补加等试验。2018年前后,将发射试验核心舱。2022年前后,将建造空间站,完成中国载人航天“三步走”战略。


“随着载人航天技术发展,人类必然将会走向深空,比如月球、小行星和火星,这些都是可选项。以人类目前的认知来看,月球相对最容易,而火星是未来人类一段时期的探索目标。”杨利伟说。


航天员们将杨利伟乘坐的神舟五号返回舱比作太空里的一居室,将神舟六号返回舱和轨道舱比作两居室,将天宫一号和同等大小的天宫二号比作套房,将未来的空间站比作中国人的太空“别墅”。杨利伟几年前还开玩笑说过,空间站里的中国航天员人数多了,就需要党组织生活,那将是全中国最“高”的党支部。


可以预见的是,除了飞行员出身的航天员,中国会有载荷专家、工程师等新晋航天员,太空“别墅”还将入驻一个国际化的大家庭,因为正在建造中的空间站,已经为国际合作预留了一定的载荷和试验空间,等待着外国航天员。


杨利伟说,中国正在和联合国外空司及有关国家积极沟通交流,协商推动交换培养、联合培养航天员等项目。


“中国不排斥和任何国家合作,包括美国。”杨利伟说,尽管美国将中国拒之门外,美国航空航天局局长来访问,中国还是给予热情接待,“后来在很多国际场合我还能见到这位局长,我能感到他个人对中美合作持积极态度。”


据悉,美国国会于2011年立法禁止与中国进行任何形式的航天合作,禁止美国航空航天局一切设施“接待中国官方访问者”,拒绝中国参与由多国共建的国际空间站项目,至今没有改变。


国际空间站目前计划于2024年结束寿命。届时,中国的空间站在一段时间内可能是太空里唯一的空间站。杨利伟说:“国际合作一定是大趋势,美国也无法避免。”


事实上,中国早在首次载人航天飞行中,就搭载了联合国旗帜。


“就算付出生命,这是值得的”


2003年的10月,38岁的杨利伟搭乘神舟五号,在太空飞行14圈,历时21小时23分,完成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实现了中国人千年的飞天梦想,使得中国成为继前苏联、美国之后第三个能够独立开展载人航天活动的国家。


为此,美国人试验过8次,前苏联人试验过5次,中国人试验过4次。


杨利伟至今记得,当他从返回舱探出头来,寒风凛冽的内蒙古大草原上,人们欢呼雀跃,只听见有人喊“献花的、献哈达的怎么都挤丢了”,而他的嘴角还带着刚擦完又渗出的血,这个细节也被细心的媒体留意到了。


他回忆说,当时飞船着地后又弹了起来,二次接地时没有缓冲,落地比较重,他的嘴巴被直角型的麦克风撞破后,赶紧用舱内的几幅手套擦拭,医生又进来抹了药,他才自主出舱。


“但这实在算不上什么伤。”杨利伟说,在飞行中,火箭抛掉逃逸塔后,发动机与箭体产生共振,形成了强烈振动,仿佛“四周都有大鼓在不停地敲”,身体快顶不住了,在几十秒钟内有“死亡的感觉”。他也有过180度上下颠倒的错觉,这是失重后90%以上的航天员都会遇到的情况,“几乎难以忍受”。


记者问:“如果神舟五号再来一遍,还愿意吗?”


“没有问题。”杨利伟说,“就算付出生命,去实现一个民族的梦想,这是值得的。” 


在飞行前的几年时间里,杨利伟与外界是隔离的,他学完了航天飞行测控、载人航天器技术等30多门课程,考核成绩全部优秀,同时不断挑战心理和生理极限,完成8大类58个专业的训练任务,以专业技术考核第一名入选首飞梯队,并最终完成任务。


杨利伟说,他回到地球后的第一个电话打给了教员,告诉他自己在空中的180个操作“没有出现一个失误”。此后多年,他遇到任何航天工作团队,都会上前致谢,因为哪怕有一个细微的环节出错,他可能就回不来了。


新世纪以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取得巨大成就,已经成功发射10艘飞船,12人次的航天员前往太空并安全返回。为了地球全人类的和平与进步,中国正不断加快探索太空的步伐。


在杨利伟看来,首个“中国航天日”不仅是纪念,也是感恩。“正是在1970年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的基础上,中国航天才得以走远。”


(作者:李国利、缪晓娟、邓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