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海腾谈未来工作要点

时间:2015年07月20日 信息来源:国际太空 点击: 【字体:



约翰·海腾:1959年生于美国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毕业于哈弗大学。海腾的父亲参与了“阿波罗”计划。在他还是一名男孩的时候,海腾目睹了土星-5火箭从卡纳维拉尔角发射升空;上学期间,他结识了传奇火箭专家沃纳·冯·布劳恩。海腾1981年加入了美国空军,现任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空军上将。


2014年12月,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约翰·海腾在接受美国《空间新闻》(Space News)周刊采访,概述了未来两三年内航天司令部重点关注的事项。海腾表示:“2016年的自动减赤大概是我最大的担忧”,“对于空军航空部队,因资源稀缺而基本禁飞F-16、22飞行中队很可怕,但对于航天部队又如何?关闭GPS?关闭“天基红外系统”(SBIRS)?关闭“先进极高频”(AEHF)卫星?关闭地基雷达?地基望远镜?答案是否定的。”

约翰·海腾于2014年8月就职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就职前,海腾就已明确航天司令部的优先事项,主要包括:空军的太空业务要为新一轮自动减赤做好准备(新一轮自动减赤现已推迟到2016年生效);从众多可选方案中选出在2017年启动实施的星座体系架构计划;面对瞬息万变的威胁环境,发展能可靠运行的太空能力。其实,这些优先事项从2012年海腾就任航天司令部副司令以来,并没有发生太多变化。海腾今日所面临的挑战源自诸多因素,包括财政拨款和政治不稳定、技术进展,以及与日俱增的威胁。


下面是海腾回答《空间新闻》记者的问题。


问:您最近归纳了航天司令部司令意向,概述了未来3年的优先事项。请问,该文件内容如何,未来两三年哪些事项值得期待?

答:未来的目标是做到世界最佳。世界是瞬息万变的,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快速行动。在太空中活动的国家,每天所做各不相同。我们需要考虑如何保持领先于其他航天国家。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赢得当前参与的战斗。航天司令部拥有的能力对于我们所有工作及任一军事行动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其次是要为可能到来的战争做好准备。我们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要做好准备应对太空和赛博空间不断涌现的威胁。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照顾好空军及其家人,因为他们才是任务的执行者。


问:请问航天司令部将如何推行这些工作?

答:我要求部队人员,你可以放手去做任何所需之事,与任何所需之人交流,去任何需要去的地方,以及为实现上述目标做任何应做之事。一言以蔽之,即为迅速实现目标尽一切努力。


问:如果讨论今后3年之事,会有哪些改变?

答:我希望3年后我们已经拥有更多的实时能力。现在,如果你看看我们已经拥有的能力,你会发现已是能力非凡。但仍存在一些不足,在对抗环境下,我们不能使这些能力全面应用,也不能实时指挥控制好现有能力。


问:请问您如何描述航天司令部的当前速度?

答:当前速度已经接近实时,但也会因为任务不同而有所不同。有些任务处理得比其他任务更有效率。


问:自动减赤尚未正式开展,请问航天司令部为可能实施的自动减赤做何准备?

答:2013年启动自动减赤之后,空军航天司令部已解聘半数文职人员,关闭了一切可以关闭的地基设备。许多决定很难做,有些决定甚至反噬了司令部自身。如果现在我们的能力还不如2013年,那么我们在2016年该如何行动?


问:那么2016年航天司令部将如何行动呢?

答:航天司令部正在按计划采取相关措施。遵照自动减赤机制,空军不得不关闭若干设备,并尽力使关闭不对航天司令部造成影响。


问:针对国会2014年拨款2.2亿美元研制美制火箭发动机,空军是否制定有相应的战略规划?

答:有相应的战略规划,但尚未具体化。简要地说,空军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有着良好的伙伴关系,与工业界有价值数千万美元的技术供需关系,工业界也对研制新型火箭发动机表现出巨大的兴趣。空军计划于2015年夏季征询研制方案。国会用词相当复杂,但意图相当明显,即取代俄制RD-180发动机。目前空军已经开始这项工作。


问:是否如国会所言,能在2019财年研制出替代发动机?

答:空军将与工业界携手寻求解决方案。国会有意计划于2019财年研制成功,日程安排有些激进,但并没有错。


问: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LA)与蓝源公司合作研制可替代RD-180的发动机,此事如何适应空军的发动机战略?

答:联合发射联盟公司正与蓝源公司合作研发BE-4发动机,以作为宇宙神-5火箭上RD-180的替代发动机。因为BE-4是甲烷发动机,不是像宇宙神-5第一级那样的煤油发动机,需考虑如何使替代发动机与火箭匹配。美国国会希望研制液氧/碳氢化合物发动机,空军要与国会共同探讨是否存在技术局限。空军面临的难题之一是开发技术,并准确规划出如何建造一款工业界普遍适用的发动机。通常一种发动机只与一种火箭匹配。


问:怎样看待将分解方案融入下一代太空能力中?

答:某些任务领域能大规模地采用分解方案,某些特定任务领域能小规模采用,其他任务领域也可能不会采用。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准备提出的是:在每一任务领域都可以采用分解方案和其他方案,以便提供未来的需求能力。分解方案是空军未来每个星座都要重点考虑的因素,但并非全部重点所在,需要根据任务情况逐一考虑。


问:我们何时才能见到军事航天业务中融入了更多分解方案的元素?

答:如果看需求,我们就需要着手对现有项目进行资本重组。如果需要在2020年早期启动此项工作,就需要在2017财年预算中对未来数年防御计划进行谋划。届时大家会看到我们期待的能力细节。近年空军将实施太空现代化倡议项目,对现有项目进行引导与反馈。2017财年预算将包括上述这些内容。


链接:分解方案。2013年8月,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发布《韧性与分解式空间体系架构》白皮书,详细分析了采取“分解式空间体系架构”的必要性、作用、风险以及实施方案。白皮书提出借助5种分解方案,将天基任务、功能或传感器分散到跨一个或多个轨道平面、平台、宿主或陆海空其他领域的多个系统之上。一是结构分散,指将一个系统分解成多个彼此无线连接的模块,提供与原先一个庞大系统相同的能力,典型代表是分离模块航天器;二是功能分解,指将复杂大卫星的不同传感器或不同性质的子任务分散到不同平台之上,例如将“先进极高频”通信卫星分解成战略核通信卫星和战术通信卫星;三是寄宿有效载荷,指将军用有效载荷搭载于其他卫星平台上,例如美军已将导弹预警载荷搭载于商业卫星上,进行下一代凝视红外传感器技术验证;四是多轨道分解,指将某一空间系统分布到多个轨道面上;五是多领域分解,指综合利用空间系统和非空间系统实现某类空间系统的功能,例如空军航天司令部地基雷达和天基红外传感器合作提供发射探测与导弹跟踪能力。


问:您如何看待空军在获取卫星通信方式上的变革?

答:从操作角度讲,卫星通信应集成海军的窄带能力、空军与陆军的宽带能力,空军的受保护能力,以及商业能力。空军需要集成上述所有能力,才能在危机四伏的太空环境中转换信道和频率。空军一直在朝此方向努力,国会建议空军成立专门部队,负责上述能力的获取。


问:国会提议洛杉矶航天与导弹系统中心(SMC)作为专门部队负责卫星通信能力的获取。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虽然我不确定正确的选择是什么,但我认为,如果你既是采购者,同时又具备监管企业的能力会更好,这样可以形成更合理的价格。航天与导弹系统中心或许是一种解决方案,但是否就是最佳方案,尚不得而知。


问:最后一批“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卫星研制完成后,还有什么计划?

答:空军计划完成整个宽带分析工作。候选方案将从以下角度评估获取宽带通信的可行性:从商业能力获取;以商业模式获取;以长期租赁的模式获取;从不同地点获取。在2017财年,空军将就此公布若干计划,因为即使届时该项分析工作仍不能完成,空军也需要对未成形的计划进行探讨,谋划出路。但我认为,不局限于传统模式很重要。


问:“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GSSAP)卫星的运行情况如何?

答:我们在2014年7月发射了首批2颗卫星。它们正在接受在轨检查。我们采用一种非常审慎的方式对这2颗卫星进行检查,以确保我们能准确理解它们如何工作,准确把握系统特点,准确地观察与理解。因为采用这种审慎的方式,需要经历数月之后,GSSAP卫星才能够完全投入运行。不过我可以告诉你,2颗卫星运行得很好,状态也很好,但我不能谈及运行细节。


问:搭载有效载荷解决方案(HoPS)合同如何发挥作用?

答:空军已经在红外方面实现了搭载有效载荷方案,我们正在考虑在通信方面实现搭载有效载荷方案,我们也可以考虑在态势感知方面采用搭载有效载荷方案。对于搭载有效载荷方案,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拥有合约运载器,可以在通信方面实施搭载有效载荷方案,我们需要与美国防信息系统局(DISA)以及其他合作方协作。我们需要了解这些采办方式,并计划逐一详细审查各任务领域,以便充分利用这些能力。


链接:寄宿有效载荷解决方案是指将军用有效载荷作为次级载荷搭载在商业卫星平台入轨,载荷运行时会占用平台的部分空间、能量、信道和轨位等资源。寄宿的军用有效载荷理论上既可以是业务载荷,也可以是进行技术验证的试验载荷,或进行科学研究的设备装置。寄宿有效载荷不是搭载发射的军用卫星,而是军用卫星载荷近期出现的一种新运行模式。寄宿有效载荷由于不需要军方负担昂贵的专用卫星平台,故而可以大幅降低空间任务的研制费用和发射费用,同时还可以缩短研发周期。寄宿有效载荷通过借助商业卫星平台,将军用有效载荷部署在更多轨道上,模糊了军用与商用卫星界限,使攻击方因可能承担政治风险和严厉报复而不敢轻举妄动,符合美国空间安全战略的新思维。


问:发射最后一颗“国防气象卫星计划”(DSMP)卫星的决定几时能确定?

答:略


问:GPS-3 卫星的有效载荷状态如何?哪一方的技术问题使得项目延期?

答:略


 (本文为节选,全部内容请参阅《国际太空》杂志。)

(作者:贾平 刘海印)
返回顶部